如松:带头大哥跳上了车,你跟吗?

2022-05-04 9277人阅读,共26个回复 利率汇率通胀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末,美国债务规模已经达到28.85万亿美元,美国2021年的GDP是23万亿美元,政府债务率是125.4%,这无疑是危险的水平。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债务率过高的时候,就会对央行的加息行动形成掣肘,源于剧烈的加息会导致政府破产。在去年三季度之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断重申通胀是暂时的,目的就是拖延加息的进程,避免让政府陷入困境。直到去年四季度鲍威尔才承认通胀不是暂时现象,强调美联储的主要目标是要打击通胀。当美联储长时间对通胀走高的态势采取纵容、妥协态度时,无疑就会助长通胀不断走高,这是美国3月通胀率发展到8.5%的根本原因。

从今年3月开始,无论美联储的官员还是美国主要的金融机构,在对待通胀的态度上都开始迅速转鹰,似乎一夜间都记起了央行的主要职责(就是控制通胀)。对于今年加息的预测,最初的预计是全年的加息幅度在1.5%左右,但现在却已经迅速提高到美联储要在今年加息十次(一次指的是0.25%,如果一次加息0.5%就相当于是两次,即全年的加息幅度为2.5%),甚至有人已经提出美联储需要一次加息0.75%或1%!这无疑是疯狂的。

为什么市场会迅速转为超级鹰?这一切都在美联储的操控之中。

玄机就在IMF的报告中!IMF4月20日发布的“财政监测”(Fiscal Monitor)报告(下称“报告”)中说到,通胀抬头降低了公共债务和借款水平占GDP的比重。债务负担下降的原因是,当较高的价格水平推高GDP时(价格上升就会推动本国货币价值下降,就会推升以本国货币表示的GDP),债务规模保持不变。此外,因通胀对税收的提振作用大于对公共支出的直接提振作用,同样也减轻了政府偿债的负担。数据显示,高于预期的通胀已使美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下降约2%(效果很显著,拜登很高兴),新兴经济体的债务与GDP之比下降了约4.1%(大家是一丘之貉)。

就基于政府的财政收支得到改善让政府耐加息的能力大幅提升,美联储有能力转为超级鹰派!

所以,去年美联储拖延加息的进程,今年则转为超级鹰派,都是既定的路线。

当今时代,最理解美联储做法的就是欧洲央行,源于他们本质上就是一家人。在欧盟通胀上涨初期,欧洲央行与美联储的论调一样,不断重申“通胀是暂时的”,根源就在于欧盟内部也有部分国家深受债务问题的困扰,比较典型的包括意大利、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法国等。当通胀上涨到高位、政府财政收支得到适度改善之后各国的耐加息能力增强,欧洲央行才具备打击通胀的能力,所以,今年初金融机构尚认为欧洲央行在今年不会加息,现在的预期却已经是加息三次。

欧洲央行是美联储的跟屁虫。

欧美央行在去年底和今年初在对待通胀问题上的迅速变脸,不是这世界变化快,而是因为政府耐加息的能力增强之后给了央行加息的底气。

客观来说,如果将全球经济作为一列火车来看待,由于欧美是主要的需求终端,就是火车头。在全球产业链断裂、石油危机和粮食危机不断加剧的大背景下,供给端开始成为目前全球经济的主要瓶颈,欧美的通胀首先上升到高位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欧美央行开始转鹰之后却立即将亚洲主要国家的央行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以日本为例,日本政府是全球债务率最高的国家,因此日本央行需要通过无限量的资产购买将日本十年期国债债务率限定在0.25%以下,目的是减少政府的利息支出以支持日本政府的财政。可如此一来,日本国债与美国国债的利差就会越来越大,最终引发了日元贬值,这就是日元兑美元在最近剧烈贬值的主要原因。

GetPic.png

就在市场期盼日本央行会干预日元汇率的时候,在4月28日的议息会议上日本央行却继续执行量化宽松政策。日本央行宣布维持利率不变,保持利率前瞻性指导不变,预计短期和长期政策利率将保持在“目前或更低”的水平。日本央行还下调了GDP增速预期且表示将继续无限量购债。也就是说,日本央行要继续维持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

根源在于,日元贬值实际是日本央行所乐见的。

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为了挽救商业银行体系让日本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在过去的十几年,日本央行一直在通过量化宽松政策以刺激通胀,目的无非也是通过货币贬值对GDP进行重置(货币贬值之后,GDP总量上升)再加上出口增速上升(加大贸易顺差)共同推动GDP增速来降低政府债务率。但基于全球都处于低利率时代,再加上日本特有的民族特点和产业特点,让日本的通胀率长期维持在零附近,让日元成为避险货币,也让日本央行的意图无法如愿。目前,在美元利率上升、能源危机、产业链断裂等诸多因素的共同推动下导致日元对美元贬值,对通胀和出口起到刺激作用,这肯定是日本央行所乐见的,再加上日本3月的通胀率只有1.2%,日本央行怎么可能去干涉日元汇率哪?

日本央行期盼通胀继续上升,这是它的核心诉求,为的就是提升GDP增速然后缓解日本政府的债务压力。当日本政府的财政收支得到改善、耐加息能力增强之后,日本央行就会跟随美欧央行转为鹰派。

无论是欧洲、美国、日本都走在通过货币加速贬值对GDP进行重置以缓解债务压力的道路上。

欧美日的高债务率主要体现在政府身上,但有些新兴国家则不同,主要体现在居民部门身上,这些国家主要是依靠基建和房地产来驱动经济增长,为政府提供财政收入。可当家庭债务率过高时,房地产泡沫就会破裂。房地产泡沫破裂不仅会威胁到本国的商业银行体系,还会让家庭部门失去购买力导致本国经济剧烈收缩,这些因素与房地产成交萎缩一起共同威胁政府的财政收入。所以,居民部门的高债务率与政府的高债务率看起来负债主体不同,但最终影响的都是政府财政,因此从财政的视角来看又是相同的。

对于这样的国家,也需要通过货币贬值对GDP进行重置(稀释债务)来给自己解套,土耳其是例子。

土耳其是比较典型的、以基建和房地产为主要经济增长驱动力的国家。2018年为了应对土耳其里拉汇率暴跌,土耳其央行在四个月内将基准利率从10%以下提升至24%,这直接导致了房地产的价格下跌和成交量急剧萎缩,让土耳其陷入了债务危机之中,随后两年又只能持续降息至10%以下。

2021年土耳其的通胀不断上行,再次要求央行加息以控制通胀。但此时的埃尔多安终于想清楚了,货币加速贬值是给自己解套的唯一路径,因此他强烈反对加息、反而推动央行降息,这自然导致里拉汇率的暴跌,见下图。

GetPic (1).png

2021年年初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是7.43:1,年底是13.32:1。假定2021年以美元计量的土耳其GDP是不变的,理论上来说,如果以年初的里拉来计量土耳其的GDP是1,以年底的里拉来计量就成为1.79(13.32/7.43),劳动者在年初的收入是1,到年底就应该是1.79(因此就看到,埃尔多安政府还特别规定了里拉激烈贬值之后劳动者工资的最低上涨幅度),可家庭部门身上的债务是不变的,这就会推动家庭部门的债务率大幅下降,也就缓解了债务危机并给房地产解了套,又可以释放社会需求(让家庭部门恢复了购买力),最终通过缓解财政压力给埃尔多安解了套。

经济学家批评说,埃先生在通胀上涨周期却竭力推动降息,这家伙是典型的混蛋。但这个“混蛋”的心里门清,他要给房地产和财政解套,给自己解套。到底谁是混蛋?实在很难说,大多时候说别人是混蛋的人自己就是那个“混蛋”。

在这里要补充说明,土耳其通过货币贬值的手段解决债务压力、进而给房地产解套可以取得比较好的结果,源于它有一个坚定的基础就是其人口自然增长率比较高,当人口持续增长时就会拥有比较旺盛的房屋需求,这是房地产可以持续发展的基石。但另外也有些国家,由于人口在持续萎缩,无论货币如何贬值,对于那些人口不断减少的城市都改变不了房地产行业长期萎缩的态势,只有人口可以持续增长的少数核心城市才会出现一些局部的机会。

其它与土耳其类似的经济体,跟吗?解放房奴实际就是解放自己。

大家都需要高通胀来解决债务问题,可马上就会面临新问题:通胀上升(即商品与服务价格上升)就会导致工薪收入的购买力下降,以2021年的美元计算,美国过去四个季度税后家庭收入的购买力下降了10.9%,最终必然会抑制总需求,这会让全球经济的火车头熄火,低增长(或负增长)加上高通胀就成了典型的滞胀组合,滞胀一旦爆发意味着纸币的价值快速下跌(原理不再阐述),所以在年初(在另外一个场合)说到今年看好石油黄金农产品,黄金是货币、纸币价值加速下跌时金价就会受到驱动(黄金的价格是以纸币表示的价格),而能源与农产品是人们生活中的刚需、当纸币价值加速下跌时他们的价格会优先受到驱动。至于最终是否会被打脸,只能到年终去算账。

带头大哥(美联储)已经跳上了高通胀的列车,其它央行或许会犹豫、彷徨甚至扭扭捏捏,但这是一条既定的路线。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3185.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