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日本的狗屎运

2021-11-03 8790人阅读,共0个回复 日本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10月13日写了一篇文章《如松:中日相争,毛熊渔利》,中心意思是说,在甲午战争的一段历史中,描述了清朝和日本进行政治、经济与军事活动的文献很多,尤其体现在双方对朝鲜半岛上的争夺上。但是,19世纪后期的俄罗斯是被称为欧洲宪兵的时代,也是它在亚欧大陆大肆扩张的时期,比较典型的是在1858年和1860年通过《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占有了清朝外东北约100万平方公里土地,将远东地区并入了俄罗斯的版图。在当时,扩张势头正盛的俄罗斯难道会静静地观看清日之争吗?任何人都知道这是绝无可能的。 

在当时,俄罗斯的战略其实并不复杂。

签订《北京条约》的后一年,即1861年俄罗斯海军就登陆了日本和朝鲜半岛之间的对马岛并建设军事基地和兵营,一旦对马岛上的军事要塞建设完毕,对马岛与海参崴的海军基地就可以形成连线,进一步就可以向清朝的东北和朝鲜半岛扩张,又可以威胁日本列岛。但让俄罗斯失望的是英军赶来,将俄军赶出了对马岛,俄罗斯的意图破产。

既然军事扩张之路遇到了英国的阻击,可选择的策略就是转向外交扩张。

1860年之后的清朝和日本都已经开启了向西方学习的征程,国势出现了逐渐上升的态势,这让俄罗斯的外交扩张之路很难如愿。只有其他主要对手之间打的精疲力尽之后,外交扩张之路才容易实施。这种依托军事实力为基础的外交扩张方式在欧洲大陆的历史上数不胜数,俄罗斯使用起来当然也游刃有余。

中国是文明古国,在东亚、东南亚地区一直是恐龙般的存在,在明朝时期,明军还在16世纪90年代的两次朝鲜战争中痛击了日本,即便到甲午战争之前,清朝的综合国力也超过日本,日本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也轻易不敢发动战争。如果清朝在甲午战争之前加强戒备,朝野决心与日本决一死战,战争是否会打响尚有变数。即便打响战争日本也无法采取“攻其不备”的战术,就会影响战争的结果。但通过对一些史料的研究却发现,在甲午战争之前俄罗斯对日本采取的是怂恿的态度,这助长了日本侵略扩张的野心,同时,俄罗斯又对当时的清朝虚与委蛇,不断安抚、麻痹李鸿章等人(见《如松:中日相争,毛熊渔利》),让李鸿章等人认为日本不会主动与清朝开战。所以,虽然甲午战争是地缘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但沙俄在其中的角色也不光彩,它的行为间接推动了战争的爆发。

战后,趁着清朝与日本均无力再战的虚弱关口,俄罗斯联合法、德摄取了东北的利益,这就是历史上十分著名的三国干涉还辽事件。虽然在俄罗斯的帮助下清朝从日本手中赎回了辽东半岛,但俄罗斯的势力却就此进入东北、让东北成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俄罗斯还强行租赁了旅大港。这让俄罗斯在远东地区获得了优良的不冻港,实现了其多年的战略夙愿。

清朝虽然用3000万两库平银赎回了辽东半岛,但却失去了东北的控制权和旅大港,当了冤大头。对日本来说辽东半岛得而复失,也成了输家。

实事求是地说,俄罗斯的这番操作就像教科书一般经典,通过外交手段实现了军事手段无法达成的目的。当然这也直接导致了后来的俄日战争,但那已经是后话。

必须要注意的是,历史可以借鉴,但永远不会简单地重复,这是尽人皆知的。 

今天的远东地区,各国往往聚焦于美国怎么做,但本质上,美国目前很难大有作为:

第一,美国的财政与债务问题限制了美军的行动。2020年美国的财政支出中,有百分之四十是通过借贷支付的,这种情形很难持续下去。

第二,拜登政府是十分弱势的一个政府,难有作为,从糟糕的阿富汗撤军行动上可以得到佐证。

第三,拜登政府所组织的美军自阿富汗的撤军行动简直像逃跑一样,美国的父母还愿意将自己的子女送上亚洲的战场吗?别逗了。如果美国的父母反对,美国国会就会反对,无论拜登政府怎么打嘴炮,最终都只能停留在嘴炮的层面上。即便拜登利用三军总司令的权力强行出兵干涉亚洲战事,以在阿富汗撤军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决断力、判断力、执行力,也难以做出及时、有力的干涉行动。

所以,目前美国或许会以外交手段不断介入远东争端,也可能加大对盟友的军售力度,但不可否认的是,拜登政府对远东地区的影响力和干涉能力都已经严重下降。

因此,就像19世纪末期一样,目前的远东依旧是事实上的中日俄三国演义,日渐衰落的美国扮演的是当时英国的角色,或者说五眼联盟、AUKUS一起扮演的是当时英国的角色,当时的英国是日本的盟友。

可今天的日本却与19世纪后期的日本具有很大的不同。

19世纪后期的日本,从综合国力来说或许弱于清朝和俄罗斯,但日本当时已经加速工业化,正走在加入工业强国的道路上。今天日本的经济、科技地位已经远高于当时,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三,很多领域占据了世界领先水平,都比19世纪末期在世界上的地位更高。19世纪末期,随着工业化的快速推进,日本武装力量也快速发展。但今天,由于二战战败让日本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军事实力无法得到正常发展,甚至都没有正规的国防军,这是与当时差异最大的地方。

安倍晋三担任首相之后,就一直在推动修宪,希望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建立起自己的国防军。但2019年5月的民调显示,56%的调查对象反对修宪,32.2%的人赞成,这表明修宪公投很难通过。所以说,经过战后七十多年的安定生活之后,日本社会主流已经比较佛性。

菅义伟作为过渡首相可以不考虑,岸田文雄上任日本首相之后,自民党已经提出将军费占GDP之比从1%提升到2%的纲领,毫无疑问在继承安倍晋三的路线。

但无论如何,通过修宪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依旧是日本政府迈不过去的坎。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下面的一则新闻非常引人瞩目:

 中俄联合舰队环日航行路线曝光 一起来回顾

新闻说,10月11日,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通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14日与俄罗斯海军在彼得大帝湾附近举行联合演,18日,中俄舰艇组成联合编队航行。中俄编队航行期间,穿越津轻海峡、伊豆诸岛,沿着日本本州岛东海岸南下,经第二岛链返。10月23日,中俄编队通过介于日本九州本岛与琉球群岛之间的大隅海峡,从西太平洋返回东海。

航行路线图大致如下:

QQ截图20211103122445.jpg

新闻中提到的几个地点值得关注:

对马海峡就是朝鲜半岛与日本本州之间的海峡,对马岛是海峡中的岛屿,属日本领土。1861年俄罗斯舰队曾经登陆对马岛意图占据,但被英国海军阻击,随后退出。

彼得大帝湾,岸上的城市就是大家熟知的海参崴,该湾是日本海最大的海湾(下图)。清朝称呼该湾为塔阳鄂萨哈湾,1860年清朝在《北京条约》中将此地割让给沙俄,沙俄从此将该湾改名为彼得大帝湾。这一点也完全可以佐证俄罗斯在历史上不断进行扩张的核心目标就是获得优良的港口(出海口),以至于将远东获得的港湾以至高无上的沙皇名字来命名。这里也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所在地。

津轻海峡是介于日本本州与北海道两大岛之间的海峡,以本州侧的津轻半岛而得名,东连太平洋、西连日本海,东西长130千米,最窄处的东端约18.7千米,水深最大达450米。按海洋法公约规定,海岸线12海里以内是一国的内水,属于当事国的领土(领海),适用当事国的法律。按照这个定义,津轻海峡内的海域就属于日本的内水,外国船只通过时要经过日本的同意,当然也就可以设收费站(与土耳其海峡类似,对过往船只收费)。但战后的日本修改了法律,放弃了12海里的内水要求,只要求海岸线3海里以内为内水,目的是方便盟友。如此一来津轻海峡内的其余部分水面就成了国际水域,任何其它国家的船只都可以无害通过。

但即便如此,当非盟友国家的海军编队大张旗鼓地通过时,对日本社会的震动也应该是十分明显的。见下图,津轻海峡将日本本州和北海道分割开来。

QQ截图20211103122548.jpg

这次对津轻海峡的穿越和绕日本本州的航行行动,是否有助于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9月下旬,朝鲜宣称成功试射了新的高超音速导弹“火星8号”,考虑到现在的导弹拦截系统对高超音速导弹的拦截能力有限,以朝鲜导弹的准头,很难说它能否威胁到美国本土,但对日本的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这是否有助于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为什么大家“希望”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美国的原因很明显,因为有助于分担美国在远东地区的战略和军事压力;

——朝鲜作为一个小国,通过试射超高音速导弹威胁美国、日本,但核心还是为了自保,这一点也很明确,但却在事实上有助于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俄罗斯为什么也来刺激日本?

俄罗斯与日本有北方四岛争端,从表面看来日本的正常化对俄罗斯并没有好处。

就在中俄舰队绕日本本州航行的过程中,普京接受记者采访时又说了这样一段话,这段话让不熟悉历史的人十分费解,甚至到现在也还不知道普京要表达的具体意思是什么,官媒是这样报道的:

 

QQ截图20211103122637.jpg

普京到底在想什么?他要表达什么?他没告诉我,因此我也不知道。但你肯定已经看出了一点眉目。

不知道日本走了什么狗屎运,大家都在以实际行动推动日本的正常化。但实现了正常化,对日本到底是福还是祸?这很可能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当人们真正读懂了地理、历史之后,太阳底下就没有新鲜事。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3080.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