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塔利班挟持上万美国人质,美帝国的黄昏之星

2021-08-25 10426人阅读,共39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1919年5月6日爆发了第三次英阿战争,战争于当年的8月8月结束。虽然英国获得了战术上的胜利,但这次战争却成为阿富汗酋长国走向完全独立的关键事件(最终在1926年完全独立)。英国失去对阿富汗控制权的同时,1925年英王签署法律确认英镑不再兑换金币,这标志着英国运行了200多年的金本位制度结束,这是称霸了世界约200年的日不落帝国霸权地位结束的根本标志!

阿富汗成为了日不落帝国的黄昏之星。

1979年12月苏军进入阿富汗,1988年5月苏军开始从阿富汗撤军,1989年2月撤军完毕。此后的苏联卢布开启了超级大贬值、苏联开始爆发恶性通胀,两年之后的1991年12月苏联解体。

阿富汗成为了苏联帝国的黄昏之星。

无论日不落帝国时代的英国还是与美国对抗时期的苏联,看起来几乎都是不可战胜的。他们都曾经在自己的历史上打过很多大仗、硬仗,英国通过七年战争(1756年-1763年)和拿破仑战争(1803年—1815年)打垮了法国,通过英西战争(1585年–1604年)、英荷战争(17世纪-18世纪)击败了横行全球各大洋的西班牙和荷兰,在克里米亚战争(1853年-1856年)中又教训了沙俄,而苏联在二战中击败了几乎不可战胜的德国,也曾经将导弹架设在美国的鼻子底下——古巴威胁美国,这些重大战争(或事件)都未成为帝国衰落的标志,他们在阿富汗的战争无论从烈度还是规模来说,都无法与那些战争相比,为何阿富汗却成为帝国的黄昏之星?成为帝国坠落的标志?

这其中的原因当然极其复杂,但最关键的应该是,阿富汗虽然是亚洲的心脏(下图),但却是一个非常落后、弱小的国家,如果一代帝国连阿富汗这种低烈度的战争都无法支撑的时候,就意味着帝国已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财政彻底枯竭)!就到了该谢幕的时候。

美国在2021年撤出了阿富汗,阿富汗会不会成为美帝国的黄昏之星?这或许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观察:

第一是财政,这是帝国的血液。

2020年美国实际GDP为20.955万亿美元,按IMF预计2021年美国的增长率为7%,意味着今年的GDP是22.42万亿美元,到6月,美国政府的债务总额已经超过28.5万亿美元,意味着今年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将超过127%(未计算基建刺激计划、无限边疆等法案导致的债务增加),这明显是不可持续的水平。

我们有一个常识就是,通过刺激通胀所带来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而且增长持续的时间会比较短,根源在于通胀快速上涨时就会立即抑制需求端,返身打击经济增长。但基于今年以来美国的通胀爆发态势是过去很多年都未曾出现过的,所以目前很难预计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力度到底有多大。但高盛给出的最新预测是,到2022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将收缩至1.5-2%的趋势水平,高盛说这是一个“远远超出普遍预期的增速”。如果高盛的预计得以实现,就会确认美国经济进入了滞涨,到那时美联储和美国政府怎么应对美国政府的债务?债务危机很可能难以避免。

当一个帝国财政健康时,意味着帝国蒸蒸日上,就能打赢一系列的大仗、恶仗,即便暂时失利也可以卷土重来;当财政危机隐现时,就没办法支撑争霸活动,即便低烈度的战争也需要退出(就像现在的阿富汗),意味着帝国已经走向了衰落。

第二是政治,这是帝国的心脏。

蒸蒸日上的帝国政治有一个鲜明特色是上下层之间的通道比较畅通,否则在大英帝国和苏联的历史上就不会涌现出那么多的英雄人物。英国帆船时代最著名的海军将领霍雷肖·纳尔逊、苏联二战时期著名元帅朱可夫都来自社会的最底层。

美军撤出之后,塔利班只用了不到两周的时间就建立起新政权,无论拜登还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上将都说,未预料到阿富汗政府军溃败的速度如此之快。

阿富汗政府军是米利领导下的美军训练出来的,也是美军装备的,如果不清楚自己训练、装备出来的军队的战斗力,还配担任参联会主席?对自己的军队没有准确的认识、对局势没有准确的判断力,总统和参联会主席又怎么指挥大型战争?

事实是,在拜登宣布撤军之前,驻阿美军已经仅剩下2500人(川普离职时的数字),但就是这2500人却与阿富汗政府军一起将塔利班打的只能猫在山沟里不敢冒头,阿富汗的领土面积是65万多平方公里、人口有3000多万,2500名美军显然不足以决定阿富汗的局势,是阿富汗政府军(和美国空军共同)支撑着阿富汗的战局,拜登米利等人说政府军没有战斗力显然是在推诿责任。美军与阿富汗政府军的主要作战手段是空-陆一体,当美国决策部门愚蠢地宣布空军首先撤出阿富汗之后,政府军就无法建立起新的作战方式(也根本未曾演练过),再加上军中存在腐败因素,战斗力当然会剧烈下降。同时,美军撤出之后,美国欲在阿富汗建立起包括塔利班在内联合政府,既然政府军的将领将来有可能还要与塔利班的将领在同一个政府中共事,何必再冒着阵亡的风险打个你死我活?这必然让政府军彻底丧失战斗意志。一只没有了战斗意志、丧失了传统的(优势的)作战方式的军队,还怎么打仗?这是政府军彻底失去抵抗力、让塔利班顺利“接收”了阿富汗的根源(下图为喀布尔机场的逃难潮)。到8月24日,在阿富汗尚有四五万美国人(包括雇员以及家属)尚未撤出,拜登与塔利班协商希望将撤军时间延长到8月31日以后,但后者已经明确拒绝。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声明这些人要顺利撤出需要征得塔利班的配合,这些人事实上已经成为塔利班的人质,拜登的脸上和美国国旗上已经贴上了两个大字——耻辱!

阿富汗的溃败完全是拜登、奥斯丁、沙利文、米利等人一手造成的。阿富汗溃败给美国所带来的影响会远超过1975年的西贡溃败。

1987年到2019年,美国众议院成员的平均年龄从50.7岁拉高到57.6岁,这段期间的参议院成员平均年龄从54.4岁提高到62.9岁,很多议员超过80岁、已经成为事实上的终身制(这个名词只在很少的国家才有机会出现,但在美国确实出现了),这说明美国政治已经家族化、裙带化。拜登、奥斯丁、沙利文、米利等庸人可以上位是美国政治已经腐化的具体表现。

政治腐败会直接决定一个国家走向衰落。

第三是美国联盟正在解体。

美国之所以在美苏争霸过程中最终战胜了苏联,自身的实力当然很重要,但一呼百应的同盟更重要,日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国家与美国结成同盟,让美国具备了左右世界大局的能力。在这样的同盟体系之下,各国只听从美国安排的角色即可,互相之间是充分信任的,也就具有战斗力。

但是,看了拜登、奥斯丁、沙利文、米利等人在阿富汗的拙劣表演,欧洲人还会相信美国能帮助他们抵御俄罗斯吗?日本、韩国和湾湾等地区的领导人还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拜登政府吗?英国还会无条件相信美国吗?即便美国有足够的意愿继续承担自己的责任,拜登等人还能做出正确的、果断的决策吗?

继续将自己的命运完全(注意“完全”二字)寄托在美国身上,寄托在目前拜登所领导的美国政府身上,就是典型的玩火。

所以就有了下面的新闻。

英国政界和媒体正在进行公开的、激烈的讨论。这场以失败告终的战争是英国自1839年以来发动的第四场战争(历史上有三次英阿战争,2001年开始的反恐战争是英军第四次进入阿富汗),他们认为即使声称这场可耻的撤退是因美国总统乔·拜登命令美军失败撤离阿富汗而造成的,也无法给这种现实(的失败)带来任何安慰。《卫报》总结说“在经历长达20年的灾难性后果之后,英国内阁大臣们必须找到一种新的与美国相处的方式,因为从历史上看,英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是绝对无条件的”。

连前首相特蕾莎梅都开始质疑美国的领导力。

一句话就可以总结出英国对美态度的转变,即不再是无条件支持美国的忠实盟友!

最近数天,拜登、沙利文已经三次说到会遵守美国对北约盟友、日本、韩国和湾湾地区的承诺。这反应出一些左派人士的痼疾,说的多、做得少,这时候做出再多的承诺有用吗?看到阿富汗所发生的灾难性事件,谁还敢相信这些承诺?

日本也已经开始另做打算。

过去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安全事务上,日本唯美国马首是瞻,执行美国给自己分配的角色即可。但现在,日本开始脱离美国独立行事。据国内外媒体报道称,日本自民党正计划最早在本月内与民进党就安全问题举行在线会谈。据消息人士说,计划中的会谈被认为是执政党版本的 "二加二 "安全对话。

这是日本对中国内政的公然干涉,当然要予以反击。但也说明日本自民党、民进党已经不再完全相信美国的承诺,开始制定拜登发生脑短路、美国无法到场(或应对行动很混乱不堪)的情形下,发生突发事件时自身独立的应对策略。

其实,这绝不会仅仅是日本自民党和民进党的想法,也必然是东亚、东南亚很多国家或地区的想法,对他们来说,美国现在是必须争取的强大外援,但却不再是可以放心托付的对象。 

法国和德国原本与美国之间的距离就比较远(相对英日),马克龙最新发表的关于阿富汗问题的讲话中根本就不提拜登,可见欧洲人心中的怒火。

当日本、英国(基本可以代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欧洲与美国疏远之后,美国就已经从二战之后形成的盟主宝座上跌落了下来,再加上政治的腐败和财政的困局,美国正逐渐成为一个泥足巨人。

美国在遵循一代帝国运行的基本规律,在运行自己的生命周期。

阿富汗,已经是美帝国的黄昏之星。

日不落帝国、苏联撤出阿富汗,都给当时的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阿富汗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日不落帝国自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开始衰落,而德国、奥匈帝国、美国、俄罗斯、日本都呈现崛起之势,让世界失去了稳定性,带来的是群雄逐鹿式的两次世界大战,奠定了二战之后美苏争霸的格局;苏联解体之后,世界进入了单极时代,美国成为单级霸权。今日的阿富汗一样意味着美帝国的黄昏,在阿富汗飞起的黑蝴蝶也必然会刮起全球风暴:

第一,美国国会已经有人提议,依照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要求拜登辞职,美国政治将进入极为动荡的时代,对世界的影响力下降。

第二,美国为了证明自己还有资格承担盟主的角色,拜登为了证明自己还有能力带领美国,很可能会采取挽回声誉的重大行动,外交冒险(比如提升美国与湾湾之间的实质关系)、军事冒险都是选项。

第三,欧美日联盟趋于松散的时候,美国及盟国对全球的干涉能力下降,“警察”阶段性罢工,是有些国家进行军事冒险的千载良机。

第四,除了美国之外的欧美国家无论从国土面积还是从人口来说都不大,未来很可能会重新结盟以巩固自己的国家安全,比如日本与英国(背后还有加澳新)就很可能结成新的同盟关系,世界各国间的关系会剧烈地重组。

第五,塔利班很难在阿富汗建立起稳定的全国性统治,阿富汗最大的可能是从此陷入长期的内战。一旦内战外溢,就会卷入更多的国家进而点燃中亚火药桶,让中亚成为大国决斗的代理人战场。这对欧亚大陆的战略格局会产生根本性的改变。

等等。

世界将再次因阿富汗飞起的黑蝴蝶而改变颜色。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3042.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