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说美元贬值有理!大人物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2021-07-02 11202人阅读,共42个回复 黄金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二战之后,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让美元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非美货币的发行以美元为保证金,即便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的金本位制度解体也未能改变这一点。

二战之后,美元立即教训了非美国家。

二战让欧亚大陆打成了一片废墟,战后需要进行重建,而美国本土在二战中并未受到冲击,以军工为核心的工业体系还处于扩张状态。战后,欧亚国家就需要进口大量的美国装备与商品,这就导致对美国出现了严重的贸易逆差,比如1947年西欧对美国的贸易逆差高达76亿美元,而西欧1948年的外汇储备仅有97亿美元,这就导致欧亚国家严重缺乏国际清偿手段——黄金与美元,这就是当时的美元荒。

美元是非美货币的保证金,美元荒意味着非美货币的保证金匮乏,这就会导致本币的快速贬值,进而就会推动本国的通胀,而高通胀是经济发展的拦路虎。二战之后很多欧亚国家出现高通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数不清的拉美国家也遭遇高通胀(债务危机),本质上都是美元荒的表现。

我们一直说道高一只魔高一丈,美元荒既然是各国经济发展的拦路虎,各非美国家就会制定自己的对策以应对美元荒的出现,那就是以国家之力支持出口(换取外汇),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就出现了。

欧日完成重建之后一直都非常重视出口,追求对美贸易顺差几乎成了各国的基本国策。六十年代开始,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快速发展,其发展模式就是直接以出口为导向。此时,美国与非美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就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奉行的是英式资本主义,私营部门是经济的核心部门,原则上政府没有权力干涉企业运营,当然一般也不会通过政策对企业进行各种扶持(这并不绝对,比如美欧都对飞机生产进行了补贴,也会对一些关键行业进行投资,美国的民主党比较喜欢这么干,但不是普遍现象),当非美国家以出口为导向的时候、就意味着会以整个国家之力对出口进行扶持或补贴,再加上自身的生产要素价格比较低,就会对美国私营企业、尤其是一般制造业建立起竞争优势。此时,美国本土的企业怎么选择?除了那些必须借助美国本土的创新氛围才能发展的企业以及受到美国政府管制的行业(比如军工)之外,很多一般制造业就会倾向于外迁到非美国家,然后将自己的产品返销美国,这就导致美国的贸易逆差开始形成并扩大。

所以,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美国的贸易逆差开始形成并不断扩大,与之相伴的是非美国家的美元储备开始扩大,这是相辅相成的,也是经济模式不同带来的结果。

在金本位时期,美元外流代表的就是黄金外流,当黄金持续外流之后,美元的价值就不稳定,这是六十年代多次出现美元危机的根源。美国政府债务率快速上升时意味着美元出现了信用风险(越战恰恰导致美国政府债务快速上升),非美国家就会集中抛售美元向美联储兑换黄金,这是对黄金的挤兑,最终尼克松只能在1971年宣布放弃了金本位。

此后,美元贬值压力开始集中释放,这就是上世纪70年代的滞涨。所以,美元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现快速贬值,是美国的主权货币——美元做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国与非美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同(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涉程度不同)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经过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涨之后,美国的生产要素价格出现了剧烈回落(美元购买力快速下降),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使用强硬的货币手段稳定了美元,也稳定了美国经济。

历史开始新的循环。

但很明显的是,过去的根本矛盾并未解决。这种矛盾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加速恶化。

当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美元就只能再次走向快速贬值的阶段,也就是贬值非美国家外汇储备的购买力,我们俗称是赖账。这是美国以私营部门为主导的经济模式与其他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之间矛盾不断积累的必然结果。

为什么说今天的是美元又一次加速贬值的伊始时刻?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的美元危机并最终导致尼克松在1971年宣布放弃金本位,是美元加速贬值的开始阶段。目前美国很多通胀指标已经创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的新高,是美元挤兑大宗商品(包括金银)的结果,当然是另一个开始阶段。

美元这种周期性快速贬值伤害了非美国家的利益了吗?这个问题十分有趣。

以巴西这一典型的发展中国家来观察一下这个问题,下图是巴西不同年份人均GDP曲线,数字来自于世界银行。

从上世纪中业开始,以美元为基准(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以美元为基准是天经地义的,巴西的筒子们绝对挑不出毛病),巴西人均GDP总体上处于不断上升的态势。在人均GDP不断上升的过程中,无数政治家因自己任内人均GDP的增长获得赞誉和连任,国家的所有管理者都受到好评,他们都实现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甚至也获得经济利益(高额薪酬和灰色收入)。

以美元核算的经济增长,就是让他们的政治与经济利益合法化的手段。

真实的情形如何?

1969年巴西的人均GDP是403.88美元,当时的金价是35美元/盎司,以黄金核算的人均GDP是11.54盎司黄金。

2019年国际黄金均价是1392.6美元/盎司,巴西的人均GDP是8717.19美元,以黄金核算的人均GDP是6.26盎司黄金。

以黄金为基准,2019年的人均GDP仅仅是1969年的54%!这就是巴西六十年间经济成长的巨大“成就”。

美元的问题是摆明的,非美国家的大人物们也经常批评美国和美联储的做法,但他们并不愿意改变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所带来的弊端。(个别国家有时会叫嚣去美元化,不过是希望使用其它纸币代替美元做储备货币,这只是换汤不换药。解决这个问题十分容易,直接使用金本位、银本位或碳本位即可)。为什么会这样哪?根源在于美国的利益与巴西上层的利益是一伙的!如果说美联储用美元收割了世界,巴西的大人物们也用美元为保证金发行本币收割了本国的韭菜。

大家都清楚这不过是割韭菜的游戏,所以美国可以大大方方地说美元贬值有理,巴西等国的大人物们在嘴上说不要,但身体却很诚实,当然也就无需改变什么。

经济史本质是权力收割的游戏。以黄金衡量,六十年前巴西的中产到今天的生活水平也并未提高,唯一的受益者是——掌握权力的人,权力才是最核心的财富!

这世界只有两类人,一类追逐的是纸币富贵,而纸币由权力来控制发行,也可以说是权力释放出来的“奶头乐”;另一类人追逐的是权力,这种权力十分广泛,包括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垄断权力,当然也包括行政权力以及由行政权力衍生出来的权力,等等,核心目的都是建立自己的“征税权”,让自己进入社会的“上层”,不再细说。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3001.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