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主义:历史、现实、真相

2021-06-27 6286人阅读,共5个回复 躺平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躺平”应该是今年的年度热词,“躺平主义”突然就流行起来。


很多网友问我怎么看,其实在去年“后浪”流行的时候,当时主旋律还是灌鸡汤、打鸡血,我就说过几句不合时宜的话,《前浪、后浪,时代红利与卵巢彩票》。


实话实说,这一代后浪的代际机遇跟前浪是没法比的,一句话,时代红利被撸得差不多了,轮到埋单的时候后浪来了。小青年在校园在网上还能维持某种集体主义幻觉,步入社会之后,当你作为个体,一名打工人,被996、低收入、低福利、高房价、高负债几轮毒打,就会逐渐明白我的话,话糙理不糙。


仅仅不到一年,风向就大变,180度逆转,从豪气冲天迅速到躺平卧地。躺平主义就是后浪们无奈的选择。



“躺平”不够正能量,必然是被“围剿”的。光明日报不到一周的时间发表了《光明日报刊文:引导“躺平族”珍惜韶华、奋发有》《光明网:年轻人选择“躺平”,也是在传递信号》两篇文章;新华社发表了《新华社谈“躺平族”:“未富先躺”须警惕!》;南方日报发表了《“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


但这回官媒和正能量大V带节奏很难,唱高调容易,身体很诚实。例如躺平主义的最佳范例,这名杭州“正能量女孩”的故事,令人唏嘘,感同身受。走正路,太艰难;走邪路,挨铁拳。女孩的人生目标就是靠自己奋斗在生活的城市买套房,这个梦想高不可攀吗?如果奋斗是这个结局,躺平难道不是正义?



所以,我能理解后浪,不能苛责躺平。


躺平是一种选择。自由选择必须尊重,奋斗是一种自由,躺平也是一种自由。作为成年人,选择哪一种生活方式,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即可,别人是无权评头论足,更没有居高临下道德批判的权力。


既然奋斗改变不了什么,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让自己过得舒心点?人生万事,适意而已。幸好现在赶上工业化,商品极大丰富,产能过剩,只要节制非必要支出,低欲望,低消费,不结婚,不生娃,日子也能过下去。


一种生活方式,只要不伤害他人,就应当允许存在。当事人自己选择,自负后果,想通想透想明白即可,不必接受他人的裁判。社会不能按一个标准衡量每个成员,古往今来,各朝各代都包容甚至保护佛教的存在,出家为僧,不就是躺平嘛!不娶妻,不生子,不入仕,不置业,不尽忠,不尽孝,六根清净,四大皆空,是佛教信徒选择的生活方式。


躺平主义其实源远流长,东西方均有拥趸,很多都是我的偶像。


西方的躺平始祖,是大名鼎鼎的古希腊犬儒学派。由苏格拉底的学生安提西尼创立,其信奉者被称为犬儒,也就是自我标榜要像狗一样生活的智者。他们玩世不恭,否定社会,提倡回归自然,清心寡欲,鄙弃俗世的荣华富贵;要求自身克己无求,独善其身。


最著名的犬儒派大哲是狄奥根尼。这老哥看破红尘,一辈子不工作,不结婚,不买房,整天就生活在一个桶里,优哉游哉。尽人皆知,一代雄主亚历山大专门去拜访他,礼贤下士,问智者想要什么恩赐。他冲着大帝摆摆手说:“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光”。亚历山大随后对随从表示:“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做狄奥根尼。”


中国躺平主义的开山鼻祖,是庄子。“道法自然”就是优雅的躺平,“万物一齐”就是奋斗没啥意义。庄子讲过“无用之用”,歌颂“躺平哲学”。他在山中走,看见一棵树长得很美很高,伐木者停在树旁却不伐它。庄子问是什么原因,伐木者说:“这棵树没什么用处。”庄子说:“树因为不成材,结果得以终其天年。”


能与狄奥根尼见亚历山大媲美的,是濮水垂钓的典故。据说庄子在濮水之畔钓鱼,楚王派两位大夫前往表达心意,邀请他做官,他们对庄子说:“希望能用楚国全境的政务来劳烦您。”


庄子拿着钓竿一动不动,半晌开口说:“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死的时候已经有三千岁了,人们把它的龟板挂在大庙之上,天天供奉着。是吗?”使者点头说:“是的,是的。”


“那么请问,”庄子抬起头来,“这只乌龟是情愿死后留几块骨壳受人尊重,还是乐意活着拖起尾巴在泥里爬呢?”


两位大夫面面相觑,然后异口同声答道:“宁愿活着拖着尾巴在泥里爬。”


庄子笑着说:“那请便吧,我也要拖着尾巴在泥里爬。”


人之本性,好逸恶劳。古有先贤皆躺平,这是一种旷达淡定的人生态度。


托尔斯泰,躺平,日记记载,第一天劳动,第二天放弃。



王尔德,躺平,西方大诗人想生活,不想谋生。



余华,躺平,中国作家是幸运的,可以在体制内摸鱼。



其实,伟大的导师也崇尚躺平,某种意义上,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极大丰富,人类解放后的生活方式就是躺平。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描述的理想生活:上午狩猎,下午打鱼,晚餐后从事写作批判。没有分工,没有职业,没有996,劳动成为人类的第一需要。明白不?第一需要,也就是干点活儿,比啪啪啪或者玩王者荣耀还爽。因为那时候劳动是自由的,是基于兴趣驱动的创造,是灵魂和肉体的刚需,第一需要。而工业化后的产能过剩和人工智能为人类提供了这种可能。


从周边的实践观察,东亚内卷三国,以及中国港台地区,经历过经济腾飞之后,代际红利减少,新生代大概率都会选择躺平。别不服,这是人性。


香港也曾流行狮子山精神,老辈人打拼奋斗,李超人一度是全城偶像,但新世代崛起之后,一看高房价,就知道此生没戏了。超人跌落尘埃,东方之珠被骂作“李家城”。本来是躺平的,已经变“废青”,只不过碰巧遇上偶然事件刺激,顺势把人生的所有不满宣泄向一个目标,从绝望走向愤怒,底层青年迅速民粹化。


台湾也曾筚路蓝缕,胼手胝足,硬是把亚细亚孤儿缔造成亚洲四小龙,现在谁还崇拜从赤贫打拼到首富的王永庆?台北房价高企,薪水几十年不涨,青年们追求的不是屌丝逆袭,而是“小清欢”、“小确幸”,平平淡淡,接受自己是普通人,已经是岛内的新生活哲学。


韩国也曾发生世界瞩目的“汉江奇迹”,四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由穷山恶水的不毛之地跻身于OECD富国俱乐部。现在呢,内卷到什么地步?人口负增长,据韩联社报道,截至2020年底,韩国登记人口数为5182万人,同比上年减少2万余人。按这个趋势,不用着急,熬到世纪末,大韩民族不战而溃,南边成为人口稀薄的飞地,北边直接移民接管就完成统一。卷得太难受,不躺平就逃离,韩国近两成国民已经移民,北美的韩国人比日本人多,还有七成想移民,最喜欢去的国家就是美加澳。


日本,是源头,是东亚躺平哲学之祖。80年代,钱淹脚面,纸醉金迷;90年代,泡沫经济破裂,很多人沦为负资产族,负债累累,繁华原是梦幻泡影。于是,消费主义文化破产,日本人转向极简主义,断舍离,就是精致的躺平学。


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写过一本书《低欲望社会》,在书中,他感叹: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日本已经陷入了低欲望社会。所谓低欲望社会,就是无论物价如何变化,消费无法刺激,经济没有增长,购房者人数逐年下降,大部分年轻人对于买车、买房、奢侈品几乎没有兴趣,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从简,活着就行。不婚、不育、不工作、不买房、不投资,是日本年轻人普遍的状态,甚至许多人连做爱也失去兴趣,沉浸在二次元世界里。


东亚模式,高管制的政府+内卷化的人民,损益同源,既能创造经济奇迹,也蕴藏了停滞的种子。儒家文化、精英分层、单一价值、土地管制、房价高昂、教育过度、竞争内卷,在压力山大的生活环境下,不婚化、少子化、废青化、老龄化成为东亚模式的诅咒,恶性循环,形成死结。

躺平的原因,简单说就是内卷。内卷化+躺平化,是社会的自发寻找平衡。


其实中国很早就有躺平者,以前叫“三和大神”,只不过当时中国经济整体蓬勃向上,社会边缘群体形不成气候。之所以在今年爆发浩浩荡荡的躺平大潮,是多种原因汇聚的时点:2015年“涨价去库存”引爆房产牛市、2018年“去杠杆”打击民企和实业、2020年疫情放水导致资产泡沫和实业萎靡双重压力。



现在不止是中国和东亚,全球大环境是比烂,都在无节操放水吹泡泡。欧美社会价值多元化,人生出路较多,宣泄通道较多,社会相对平权,不像东亚社会那么卷,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但西方年轻的Z世代我看迟早也得躺平,闹也闹过了,从BLM运动到华尔街韭菜起义,最终还得躺,不过可能不像东亚社会躺得这么整齐。


我们开始接近真相,躺平主义的幕后真凶逐渐浮出水面,为什么突然就都卷起来了?B站青年和罗老师骂错了,不是市场竞争,不是资本剥削,也不是什么社会达尔文主义,那是土壤,不是原因,这些现代性元素都存在三百年了,往往接踵而来的是自由和繁荣,普遍化的内卷和躺平是新世纪新青年新事物。祸首另有其人,就是目前东西方各国政府奉行的凯恩斯主义。


东亚模式为什么是躺平的重灾区?因为东亚的儒家集体主义价值观天然地亲和凯恩斯,东亚模式就是没有凯恩斯的凯恩斯主义。因为历史上缺乏宪政和人权的观念,严格地说,东亚诸国根本没有过真正的市场经济,史学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大都是皇权官权管制下的官商经济。


大政府+高管制+滥放水,是凯恩斯主义的典型病症:


大政府,意味着社会负担太重,政府扩权,从民间汲取的财富过多;


高管制,意味着社会活力削弱,增量财富减少,存量博弈激化,考公考编成为首选,管制还带来社会成本提高,土地管制越严,房价越高;


滥放水,意味着资产价格涨幅远远超过劳动报酬增幅,资助富人,剥夺穷人,资产通胀,消费通缩,劫贫济富使得社会两极分化进一步恶化。


内卷和躺平,就是凯恩斯主义病入膏肓的征兆。归根到底,世界范围内市场化改革浪潮在本世纪初就停顿了,这几年更是连早期全球化的成果都难以为继。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凯恩斯幽灵归来,货币政策被长期滥用,货币宽松不是解决经济问题的良药,它只是兴奋剂。现在是各国都嗑药上瘾,不能自拔:日欧多年长期的零利率负利率,这对商业环境是慢性侵蚀和破坏;中美还算稍微有点节操,但各有各的问题,美联储的独立性现在也越来越被政治压力裹挟,美国财政赤字和杠杆率更是吓人;中国经济则开始身陷债务和滞胀的泥潭,社会杠杆率创新高,GDP增速创新低。


环球同此凉热!各国面临同样的难题:劳动收入越来越微薄,资产涨幅越来越巨大,工作报酬永远追赶不上房价上涨,资产持有者与劳动者打工人的鸿沟越来越大,几乎无法逾越。这表明社会上升通道越来越狭窄,向上流动越来越艰难。年轻人在学校被灌输了一脑袋幻觉和鸡汤,三观不正,期待还高,当步入社会后遭遇现实毒打,看不到希望,喘不过气来,不躺平,难道让他们造反吗?


躺平主义者是人畜无害的和平鸽,他们是想明白了,人生最重要的事,吃好,睡好。



文章作者:释老毛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96.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