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大国后背上的隐秘炸弹

2021-06-02 9414人阅读,共44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前面写了两篇有关俄罗斯地缘战略的文章(5月6日《如松:狡诈的普京,台湾的“胜负手”》,5月24日《普京的目光》)。俄罗斯在过去数个世纪的扩张过程中从未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也从未改变自己的国家战略。

俄罗斯的行事风格就是当周边或世界的局势风云变幻的时候,它最初更愿意游离在风暴中心之外,当各方打的精疲力尽、即将决出胜负之前,它及时出手摘桃子。比如,在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侵华战争)、甲午海战、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俄罗斯未参与英法联军,也未参与甲午海战,在八国联军中也不是主角,但它都适时出击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俄罗斯数百年来的国家战略就是改善自己的地理弊端。首先是在欧洲方向上夺取自己的出海口(不冻港),现在已经有两个,一个是圣彼得堡,一个是克里米亚;其次就是在远东方向获得不冻港(海参崴港一年的封冻期有四个月,无法满足地区经济发展的要求),这是它一百多年来在远东地区进行所有政治军事活动的根本诉求(参见5月24日《普京的目光》)。现在,基于远东地广人稀,经济十分落后,俄罗斯的主要国力集中在国土的欧洲部分,就更像是欧洲国家,当远东的地理缺陷得到解决、经济获得发展之后,它就更像是影响整个世界的大国。

普京完整地继承了俄罗斯传统上的行事风格,他曾经被问道,俄罗斯在北京和华盛顿的国际经济斗争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他回答称,“当老虎在山中打架时,聪明的猴子坐着观看这将如何结束。”后面的话语他当然不会说出来,那就是当老虎打的精疲力尽的时候,自己寻找最佳时机摘桃子。

普京是典型的俄罗斯人。

虽然俄罗斯被称为北极熊,但其行事风格很像是我们在动物世界中所看到的鬣狗。鬣狗虽然是一类强悍的中型猛兽,可以集体猎食瞪羚、斑马、角马等大中型草食动物,但却是动物界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非常善于抢夺其它肉食动物所捕获的猎物,比如豹子、狮子捕猎之后体力消耗很大,往往无力再战,鬣狗就会及时出击抢夺食物。

这种机会主义行为恰恰被欧洲古老的人文精神所不齿。

欧洲精神的代表,莫过于曾十分盛行的决斗。

从11世纪到20世纪,欧洲人往往以决斗来保卫自己的荣誉权,展示自己的骑士精神。早期的决斗通常使用决斗剑,18世纪后也经常使用决斗手枪。当一方认为自己被侮辱之后,将会向另一方提出挑战,挑战的做法是做侮辱性的动作,例如把手套扔到对方面前,gauntlet"——“扔手套”就是提出挑战的意思。被手套的人要么接受挑战,要么承认受辱。

通过决斗这种公正、公平的方式捍卫自己的荣誉和骑士精神,而不是使用阴暗或龌龊的诡计打击对手,在社会活动中就不能为了结果而不择手段,这应该就是欧洲古老人文精神的精髓。

欧洲的战争在很大程度上也与“决斗”的精髓类似。表现方式就是提前警告,警告之后宣战,宣战之后才开打,到这时才使用各种战略战术和阴谋诡计。同时,他们认为战争是军人的舞台,捍卫的是军人的荣誉,在战争中应该尽量不波及平民(希特勒德国之所以受到欧洲和世界多数国家的反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违背了欧洲精神,滥杀犹太人和平民;所以,“尽量不波及平民”只是整体上相对其他地区而言)。

比如,海湾战争时伊拉克号称拥有世界上第四大军力,当时世界上的很多军事学专家(包括绝大多数中国军事专家)都认为,如果伊拉克采取焦土战术进行坦克战、巷战,联军要获得战争的胜利并不容易。但即便胜负未定,联军依旧根据联合国协议先对伊拉克进行警告,命令萨达姆必须在1991年1月15日撤出科威特,如果不按时撤出才会开打,遵循的就是欧洲的交战准则。

当战争结束之后,大家回到桌面上分割利益,将事情做在明处,英法七年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如此。

在欧洲文化体系中,虽然结果很重要,但过程一样重要,不能为了结果而忽视过程,忽视过程的结果就不是正义。这或许这就是当今美英司法体系中“程序正义”的由来。

而俄罗斯的机会主义做法,是只管结果不论过程,这种行为方式与欧洲的传统人文精神不符。也因此,俄罗斯认为自己是东罗马的继承人,首都莫斯科位于欧洲,自己的人口和综合国力也主要集中在国土的欧洲部分,自己就应该是一个欧洲国家。但欧洲却一直在说“你不配”。因此,俄罗斯虽然国土广阔,相对欧洲国家来说人口也很多,但却一直是欧洲的边缘国家。

相反,俄罗斯这种只论结果而不论过程的思维与行为方式、胜者通吃赢家为王的思路却与某大国很类似。所以,历史上的俄罗斯虽然在它身上不断掠夺领土、也作恶多端,但该国的部分人却对俄罗斯有天然的亲近感。

虽然欧洲国家从心里看不上俄罗斯,但又不能忽视它的存在,源于国土、人口、资源等状况决定了俄罗斯不可忽视,“鬣狗”也有很强的战斗力。所以,当欧洲大陆出现强权的时候,就会想办法消灭这个时刻都在自己身边窥视的机会主义分子,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希特勒德国达到鼎盛之后,都曾经发动对俄罗斯(苏联)的灭国之战,但最终都未成功。

二战之后,化身为苏联的“鬣狗”已经空前强大,它控制的华约地盘已经深入到民主德国(即东德),见“下图上”的红色部分,华约与北约足以形成对峙的局势。苏联解体之后,北约不断东扩,目前北约的势力已经处于“下图下”的红线处。一旦乌克兰加入北约,北约军队就到了俄罗斯的边境线上。虽然在2014年普京从乌克兰手中夺走了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但改变不了俄罗斯面对北约东进所处的被动地位。

以今天俄罗斯的综合实力,它有能力与北约对抗吗?有能力在欧洲方向夺取更多的利益吗?估计普京自己都不信。

在(5月6日《如松:狡诈的普京,台湾的“胜负手”》,5月24日《普京的目光》)中已经阐述了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这种矛盾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不可能缓解也无法缓解,所以如果说俄罗斯会死心塌地支持中国在东海、台海、南海与美日对抗,没人会相信。但普京为何还要与中国走近哪?自然是把中国作为自己的筹码,作为自己与北约和欧洲对抗(或曰讨价还价)的本钱,谋取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的利益。

目前克里米亚、乌东地区、白俄罗斯(或许还应包括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等高加索地区)是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缓冲带,缓冲带的矛盾没有解决之间,俄罗斯会与中国保持紧密关系。

但基于俄罗斯的国家战略,如果把它比喻成中国后背上的一颗炸弹是十分贴切的。但在欧洲方向的矛盾未解决之前,这颗炸弹就不会爆炸,就是一颗臭弹,源于中国会有助于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实现利益最大化,俄罗斯有求于中国,或者说中国对俄罗斯有用。

克里姆林宫官方网站当地时间5月25日发布公告称,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拜登将于6月16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晤。会晤的内容自然与如何化解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缓冲带的一系列问题有关。拜登会努力化解北约-俄罗斯之间的一系列矛盾(当然不是一日之功),一旦这些矛盾得以解决,北极熊在欧洲方向上就没有了其他的利益诉求,就会转向在远东寻求自己的利益。那时,俄罗斯-印度-越南-菲律宾-日本就会形成一种合围的态势。

也就是说,一旦俄罗斯欧洲方向上的矛盾得以解决,中国后背上的炸弹就随时有可能爆炸。

在目前,即便拜登与普京的会谈让俄罗斯欧洲方向上的问题得到缓解,甚至得到完全解决,俄罗斯会公开倒向美国吗?当然也不会。即便俄罗斯心中知道自己最终会站在那一边,也肯定不会明确表态,在表面上会继续游离于中美对抗之外。因为公开表态,不是俄罗斯的传统做法,也不是鬣狗的机会主义风格,更不再是普京嘴中的“聪明的猴子”,所以,让他公开表态冲锋陷阵是不可能的。

只有不公开表态才能从两边获得利益,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才是“俄罗斯”。只有对俄罗斯来说最有利时机出现之后,它才会适时出击,这才是那只“鬣狗”、“聪明的猴子”。

在2014年的克里米亚事件中,中国大力支持俄罗斯,专家认为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动荡可以牵扯美国和北约的精力,有利于中国的地缘局势,这只看到表面。更深层次的内涵是,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地缘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只有俄罗斯深陷欧洲方向上的地缘矛盾时,中国就成了俄罗斯的“后盾”,中俄就是“盟友”,才有中俄战略互动。当俄罗斯欧洲方向上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它就会转向远东地区谋取利益,俄罗斯就成了中国的敌人,就成了中国后背上时刻会引爆的炸弹。

以俄罗斯今天的综合国力,它不具备在远东和欧洲方向同时进行军事行动的“本钱”,在炸弹和臭弹之间只能二选一。

中国应该努力推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缓冲带的一系列事物的复杂化,让俄罗斯无法脱身,如此,俄罗斯就只能选择当“臭弹”。

美国目前的主要目标是中国,解决问题的钥匙很大程度上却是在欧洲,化解了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推动俄罗斯掉头向东,就会导致中国的地缘局势空前恶化,但这种策略属于下策,类似一叶障目;上策是将远东的地缘利益与欧洲方向的利益结合起来,即以远东的地缘利益为诱饵,逼迫(或诱使)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上妥协、实现和平,然后老毛子自己就会掉头向东,这是上策。

在拿破仑战争、一战和二战进程中,从英美的眼光来看,俄罗斯都是解决当时地缘问题的一把钥匙,从欧洲强权(分别是法国和德国)的眼光来看,俄罗斯的威胁也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这也是拿破仑和希特勒最终选择远征俄罗斯的原因,这些都是地缘战略决定的,未来依旧如此。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79.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