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国谜团,美国的隐秘路径

2021-05-30 9995人阅读,共34个回复 危机粮食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大国正在老龄化的进程中,最近几年新生儿出生数量不断下滑,据某人口学家的估算,总人口数在2018年前后就很可能达到了峰值,这意味着2015年以后的人口总数变化并不大,对于谷物需求的变化也不会太大。考虑到最近十来年大国统计局所公告的粮食总产量一直在增长,也就意味着粮食进口的数量虽然有波动,但波动幅度不应该很大。

还有一个因素也应该考虑,那就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之后,谷物消耗就会增长,但这种增长是平滑并缓慢的,不会突然增长。

2015-2019年似乎符合这样的推断,进口数量索然有所波动,但并不剧烈。

但2020年开始出现异常(见下图)。

大国2019年粮食净进口11144-434=10710万吨,2020年的净进口为13908万吨,2020年的净进口比2019年增长了29.9%。

2015至2019年粮食净进口的算数平均值是11654万吨,2020年的进口数量比过去五年的平均值增长了19%。

这种幅度的增幅与基本面并不相符。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进口增速跳涨的现象在今年更加明显。5月7日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1-4月我国粮食进口量5079.2万吨,同比增长57.8%,进口增幅明显比2020年更高。

或许有朋友认为这是因为猪瘟的因素,去年今年生猪大规模补栏就推动大豆玉米的需求上升,事实并不是如此。1-4个月我国进口大豆2862.7万吨,同比增加16.8%,低于谷物总体进口涨幅(57.8%),所以,不能用生猪补栏来解释粮食进口数量跳涨的现象。

虽然进口跳涨,但又似乎并未从根本上缓解国内的供需状况。3月,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发布“关于推进玉米豆粕减量替代工作的通知”,从同时下达的《饲料中玉米豆粕减量替代工作方案》看,主要目的是推进饲料中玉米、豆粕的减量替代,这说明虽然进口高速增长,但并未有效缓解供需关系的紧平衡。

这背后的迷雾到底是什么?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预计,2020/21年全球谷物贸易量为4.67亿吨,如果中国以1-4月的增速继续从国际市场采购粮食,全年将从国际市场采购22505万吨,占国际贸易量的48%,将比去年多采购8243万吨(占全球贸易量的17.65%),这当然会加速消耗全球的粮食库存,下图为联合国粮农组织给出的全球粮食库存变化数据图:

QQ截图20210530073121.jpg

当中国加速从国际市场采购、推动全球粮食库存下降之后就会推动价格上涨,因此,去年以来芝加哥谷物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下图为芝加哥大豆走势图,在过去的一年中涨幅为80%:

QQ截图20210530073131.jpg

这让人想起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则案例。

1972年,因受异常气候影响,前苏联农业严重歉收,为了免受冷战对手美国的“要挟”,苏联巧妙地秘密购入了美国近三成的小麦收成,因此导致了世界范围内粮食价格急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小麦期货价格创下了125年新高,粮食危机爆发了。

雪上加霜的是,1973年10月又爆发了中东战争,石油价格暴涨。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能源和生活物资都是自由购买的,票证制度只会出现在其他社会,比如粮票、布票、煤票、油票、肉票,等等。但1973年的这次石油危机直接将美国打入了票证跑时代,下图为1974年美国的汽油定量配给票,可见这次石油危机对美国和整个世界经济的打击有多严重。

石油价格大涨自然就导致化肥、农药、薄膜等农资价格飙升,而且更严重的是发生了供给短缺,运输费用更是飙升,这就使得粮食危机愈演愈烈,导致全球粮食价格在1972到1974年间上涨了2倍,大豆价格更是从每蒲式耳3.31美元急升到惊人的每蒲式耳12.90美元,涨幅达到290%。

这次粮食危机和石油危机所引爆的通货膨胀,引发了战后最长时间的全球经济停滞和衰退,这就是欧美上世纪七十年代经济滞涨的上半场。 

那么,大国以如此高的增速在国际市场上采购粮食的原因又到底是什么?基于粮食问题本质是国家安全问题,世界各国政府所发布的公开消息都会有所保留,我们就只能猜测:

第一,为了执行2020年初达成的中美贸易协议。

这个协议的执行率并不高,如果内部没有粮食需求,同时考虑到粮食是有保质期的,就不会如此大幅增加粮食采购,如果为了提升协议的执行率,更可能会提升对汽车、飞机、石油的采购。所以,这种可能性虽然存在,但比较小。

第二,统计员上学时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恰恰是他们负责统计粮食产量。

第三,备战的需要。

美国因疫情而死亡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二战,亚洲、欧洲、美洲各国的生命损失都很惨重。

如何控制疫情,如何研制疫苗仅仅是这场瘟疫全球大流行的上半场,下半场将更为残酷。当主要国家的疫情可以得到基本控制的时候,意味着下半场开始,当触及核心时,世界可能会大乱。

对各国来说,这很可能是备战的关头,而粮食是备战基础。如果在粮食问题上先行未雨绸缪也可以理解。

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只能由个人自己去判断。

但无论背后有什么故事,在国际市场上形成粮食抢购却已经是事实。

或有朋友说,这事还是与1973年无法相比,现在还具备爆发战争(引爆石油价格)的条件吗?

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涨,本身就是源于经过韩战和越战之后美国政府的短期债务快速增长,这直接引爆了美元危机,化解这种危机的有效方式就是稀释债务,稀释债务的范本就是推动高通胀。

但美联储通过宽松货币手段制造高通胀,比如推动通胀率达到10%以上,可能吗?美联储是做不到的。因为民间和国会必然会给美联储施加巨大的压力,要求他们加息以抑制通胀。比如,通胀达到5%的时候,美联储主席身上的压力就会急剧加大,就必须加息打击通胀。也就是说,在美国现在的体制下,美联储没办法制造更高的通胀率。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正在承受高债务率的困扰,是以比较快的速度稀释债务好,还是更长的时间更好?无疑是前者。阵痛(比如十年以内)还比较容易承受,但如果拖延的时间过长,对本国民众的信心和经济的打击就更大,对国家不利。

通胀超过5%的时候,美联储肯定承受不住国会和民间要求加息以抑制通胀的压力,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又要求以尽量快的速度稀释债务(在短期内制造更高的通胀),这就是矛盾。另外还必须注意,在中东,如果没有美俄的压制,就很容易爆发战争,因为中东本身就是火药桶,随时可以点火爆炸。当美国政府希望在短期制造更高的通胀、而美联储又没有这样的能力时,当中东出现不稳定因素时(这些不稳定因素时刻都存在),它就会袖手旁观(这就足以引爆战争。如果美俄携手当然就更容易了),中东战争的爆发就会导致油价和通胀暴涨,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就会引出一个比较惊悚的思路,一个隐秘的路径。

一般认为,1973年的石油危机主角是巴以战争中的交战各方,欧美是受害者,战争导致油价暴涨推动通胀暴涨(1974年美国的通胀率高达11.03%),让欧美陷入了恶性通胀和战后最长时间的经济衰退。但反向思考一下,巴以战争导致的通胀暴涨,却又是美国通过稀释债务来化解债务问题的良机。因此,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另一次是1978年),都是美国化解当时债务问题的机遇,在美国政府摆脱了债务问题的困扰之后,美国才能从八十年代开始轻装上阵,出现了繁荣的二十年。

今天美国再次面临债务问题的困扰,又需要以比较快的方式稀释债务,中东是否可能再次爆发战争?这条路径虽然有违传统思维,惊悚又隐秘,但却符合美国债务问题的诉求。

再有,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让亚欧美洲各国遭到严重的经济和生命损失,当疫情初步受控之后,各国政府就需要给民众一个交代,否则领导人就干不下去,这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最终确认这个病毒是因自然因素偶然传染给人类(目前有部分科学家持这个观点),各国彼此就可以相安无事,世界也会喘一口气,否则哪?就有可能造成国家之间的严重对抗、封锁与反封锁、甚至战争。

1973年的中东战争,让当时的粮食问题和经济局势严重恶化。今天,战争也并不遥远。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77.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