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小三的小算盘

2021-05-17 9777人阅读,共48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在远东有一个十分奇葩的国家,它是朝鲜。

它南边的韩国和东边一海之隔的日本已经实行宪政体系,经济发展水平早已经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在他北边的毛熊家里也已经开启了选举制度,或许宪政体系还不完善,但都是一种进步;而他西边的大邻居已经改开了四十年,经济也取得了发展。

唯独朝鲜不为所动。

要说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缺少见识,但小三可是在瑞士喝过洋墨水的,肯定不缺少这点见识,为何在四周都已经改变的情形下,他们祖孙三代却毫不为所动?

根源是他们祖孙三代尤其是小三的内心有自己的小算盘。

1945年日本投降,二战结束。根据年初雅尔塔会议的安排,朝鲜半岛由美国与苏联共同托管,并在三八线划地而治。

由美国接管的半岛南部在1948年8月15日率先创建大韩民国政府,而由苏联民政厅控制的半岛北部于9月9日创建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政府,这是朝鲜金家时代的开始。

金日成一直执政到了1994年,对于西边大邻居从1980年之后开启的新经济政策给国家所带来的变化自然看的十分清楚。在1991年以前,作为苏联集团的一份子,朝鲜持续接受苏联的援助,日子过的很滋润,工农业都有较高的发展水平,在七十年代前期以前其发展水平还高于韩国,西边的邻居就更不能相比。

1991年苏联解体对朝鲜的打击十分残酷。

朝鲜当时是苏联集团整体产业链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苏联解体之后,朝鲜不仅失去了苏联的援助,还失去了原料来源与市场,让朝鲜经济立即崩盘。比如,朝鲜已经实现了农业机械化,但自己又不出产石油,离开了苏联集团的整体产业链之后,不仅农业机械化解体,还出现化肥农药短缺,导致农业发展水平剧烈倒退。苏联的解体对朝鲜的影响可以从贸易数据上反映出来,朝鲜与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两国之间的贸易只剩下原来的5.5%!

我们都知道苏联集体对俄罗斯经济的打击十分严重,出现了恶性通胀,卢布高速贬值,但基于俄罗斯是个大国,抗打击能力更强一些,而朝鲜是个小国,经济门类不齐全,对外依赖性更强,最典型的是100%依赖于外部石油,所以,苏联解体对朝鲜的打击比俄罗斯更严重,是毁灭性的。

苏联解体之后,朝鲜社会开始进入“苦难行军”时代。所谓“苦难行军”是朝鲜的一个专有名词,特指“贫困与饥荒”。

此时的金日成当然看见了西边所走的路,其内部也有改革经济的需求,但金日成直到1994年去世都未有动作,这是可以理解的,终归留给他的时间太短。

1994年,朝鲜正式步入了“苦难行军”模式,一直持续到1998年,这期间因饥饿而死亡的人口约有数百万人(各种说法不一)。即便1998年之后,饥荒也断断续续长期伴随着朝鲜。

1994年,金正日开始实际掌握权力,对他而言,解决贫困与饥荒的“处方”就在面前明摆着,那就是放弃苏联时期的强管制经济模式,执行经济上的开放政策。

经济改革与政治变革永远是相辅相成的,开放经济的同时就需要下放政治上的权力,至少在不改变体制的前提下适度下放。源于没有权力的下放,无论地方政府还是企业(包括民营与国营)就没有经营自主权,就无法发挥积极性。同时,居民财产权更是权力的一部分,只有通过权力下放赋予居民财产权,才能激发居民的劳动与创造的积极性,推动经济发展。

有人说,某些国家在开放经济的过程中郑志改革与经济改革是分离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没有权力的下放(这就是郑志改革)就没有经济上的开放,两者永远是相辅相成、相伴相生的。只是对有些国家来说,郑志改革的不彻底而已,此时,当经济改革、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触及更深层次的郑志,矛盾剧烈地爆发了。

但金正日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道路。

他不仅不下放权力(以推动经济改革),反而将权力继续向个人集中,那就是实行先军政治。

当实行先军政治之后,金正日一个人就掌握了所有权力,军队为自己个人的权力背书。在这种体制下,社会财富必须最大限度地集中到金正日个人手中,只有如此才能让军队保持忠诚为自己高度集中的权力背书,朝鲜民众就成了彻底的统计学人口。

2011年12月19日,金正日逝世,金正恩继位,父子相传的继位模式已经完善。

小三继续执行金正日的路线,不断推动核武器、弹道导弹的研发。如果说金正日的先军政治是通过提升军队在社会治理中的地位(提升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稳固自己在国内高度集中的权力,小三就是通过开发核武器维护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进一步巩固金家对朝鲜的统治地位,父子所走的道路一脉相承。

改革开放发展经济,要求权力下沉,可以摆脱朝鲜的苦难行军,为何朝鲜三代领导人决不妥协,宁可采取各种办法争取邻居的援助(这与要饭差不多),也要走向更加集权之路?

根源在于他们的内心有自己的小算盘,知道这是与当初苏联截然不同的经济模式,知道开放之后的结局。

朝鲜东南西三个方向的经济发展,本质都是引进美国模式的结果,将经济的经营与管理权下放,提升企业的活力,而美国的经济模式是依托在美国文化基础上的,那就是以平等为核心的普屎价值体系。这意味着执行开放政策之后,经济必然得到快速发展,对于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朝鲜来说,贫困问题(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会很快得到解决,然后哪?人的需求是有层次的,从低到高的顺序依次为:

生理的需求,即维持基本生存的需求;

安全的需求;

爱与归属的需求;

尊严的需求;

自我实现的需求。

每提高一个层级需求的本质都意味着要获得更多的权力。比如尊严的需求就包括成就、名声、地位和晋升机会等,既包括对成就自我价值的个人感觉,也包括他人对自己的认可与尊重。当全社会每个人都要求对自己有认可与尊重的时候,这意味着社会必须更加平等,此时,自上而下的等级体系就会被进一步削弱,上位者就必须对下位者让渡更多的权力,金家高高在上的传统地位就会面临进一步的冲击。而自我实现指人希望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潜能,完成与自己的能力相称的一切事情,即实现自己的理想,这要求社会为所有人提供平等的机会(只有如此才能让所有人实现理想),也一样会持续削弱传统的等级社会体系。

当普屎价值倡导的平等概念随着经济改革之后在朝鲜逐渐形成潮流之后,金家高高在上的地位就会出现危机。

总而言之,开放必然能快速地解决朝鲜社会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朝鲜人就必然会产生更高层次的需求,平等的概念就会不断深入,就会要求金家继续让渡权力。最终的结局就是建立起类似周边国家那样越来越趋于扁平化的社会,金家的特权地位就会不在,这就是小三必然要面临的危机。

到这里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说,既然已经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需求、实现了温饱,小三可以重新关起门来继续过自己的“皇帝”日子。

您说对了,这是必然的道路,无论谁坐在小三的椅子上都会这么想,都会这么做。

但哪有那么容易?要恢复传统的社会体系,他必须经历两场战争,这两场战争的残酷性比他爷爷建立朝鲜的过程还要艰难,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希望打赢这两场战争:

第一,开放之后,朝鲜必然会与外界产生紧密的经济与人文往来,上、中、下层官僚和民间与外界就会建立起日趋紧密的联系。

此时,他必须阻断外部世界对自己的文化渗透,阻滞普屎价值对内部的侵蚀。

但基于经济利益已经紧密交织在一起,官僚阶层的很多家属子女甚至都已经到了国外,国外势力在朝鲜也有自己的经济利益,让这种切断的过程极为艰难,再加上在开放的过程中朝鲜人的视野已经开阔,让这种切断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还可以选择发动战争制造对外的敌对局势,为这种切断过程服务。但战争是双刃剑,战胜自然有助于切断的过程,也有助于提高自己的权威(进一步集中权力),可一旦战败也可能招致自身的垮台。

第二,永远也打不赢的“内战”。

在权力下放、改革经济的过程中,包括民众和官僚阶层在内的社会各个阶层都分享了权力,地方豪绅和大家族会快速形成并不断壮大,在全社会形成盘根错节的强大势力。

一旦金家回收所有的权力,也就意味着要同时收回所有人的权力和财富,各级官僚、豪强、大家族等社会各阶层就会剧烈地反弹,与金家之间形成“内战”模式。

有人会说小三既然掌握着军队,不怕内战,但不要忘记,在权力下放的过程中各级军官也都分享了原属于自己的权力(和财富),在权力回收过程中他们也是受害者,所以,军队也不像原来那样是自己稳定的依靠,这与他父亲面对的局势截然不同。

此时,小三与社会其他阶层之间的权力争夺就像拉锯一样,反反复复,这种“内战”是永远无法结束的,社会就会长期处于亚稳定状态,混乱开始了。

在西边的封建历史上,由于本朝基本上都是推翻前朝而建立的,以传统文化来衡量,本朝就是前朝的叛逆。在本朝刚刚建立的伊始时期就必须进行高压统治,目的是确立自己的合法性。在这样的时期,由于社会被强行管制,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就无法发挥,虽然社会已经稳定但却依旧贫困。当本朝的合法性稳固之后,就需要焕发社会的活力发展经济,否则一个极端贫困的社会也无法持续下去,王朝就会面临危机。要让社会焕发活力,就需要下放郑志权力以繁荣经济活动,这就是文景之治、明章之治、唐朝太宗高宗时代、宋朝仁宗盛世、明朝仁宣之治等“盛世”的来源。可经济持续发展之后,就需要更加扁平化的社会与之配套,高度集权的社会体系就濒临解体。此时,皇权唯一的选择就是收回权力,以期重建传统的统治模式。但权力的回收过程是极为艰难的,也是根本打不赢的“内战”,也无法回到王朝伊始时的状态(即高度几圈的状态)。在这个时期,外戚、宦官、士大夫阶层、地方豪强等都有能力代表自己的阶层干预朝政,让一代王朝陷入混乱,这是各朝盛世之后的基本生态。

小三对这些历史理解的十分透彻。

就因为小三知道自己无法打赢这后续的两场战争,所以坚决拒绝开放政策。

由于朝鲜是个小国,只要能争取到其它大国的外援就可以让自己高度集权的社会体系维持下去,它就可以选择今天的道路。但如果朝鲜是个数亿人口的大国,现在的政策就无法适用,它就只能先执行经济上的开放政策(同时适度下放政治权力),并在随后卷入两场“战争”之中。

无论是王朝伊始时期的强管制,还是随后的开放或不开放,以及随后回收权力过程中所面对的两场“战争”,都是既定程序,人们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只能努力演好自己的角色。是历史的进程决定了每个人的角色而不是相反,谁决定了这样的节奏?

文化。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72.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