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印钞机,血与泪!

2021-04-30 10430人阅读,共117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2015年12月美国cpi年率是0.7%、核心cpi年率为2.1%、核心ppi年率是0.2%,结果美联储选择了在次贷危机之后进行首次加息。

2021年3月美国cpi年率2.6%、核心cpi年率1.6%、核心ppi年率为3.1%,通胀局势明显比2015年12月严峻,但鲍威尔却在不断地告诉你,不要着急,加息还远着呐……

以前经常说,美联储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世界进入高通胀时代,通过高通胀来稀释美国政府的高债务,帮助美国政府渡难关。现在,美联储已经将牌摆在桌子上,告诉整个世界——我要通胀!我要通胀!我要通胀!以往美联储的中期通胀目标是2%,但今年即便达到3%以上,鲍威尔依旧会告诉你不要担心加息……

从次贷危机时期鲍威尔对货币政策的观点来看,他属于典型的鹰派人物,但现在,鹰已经折断了翅膀,都源于美国政府的高债务。

以前说过,苏联解体之后基于地缘、财政等诸多因素决定世界进入了低利率时代,在低利率时期货币就具备了加速扩张的条件,全球各国央行开足马力印钞。虽然有人说这推动了经济发展,或许这种说法也是对的,但低利率、货币高速超发自然就让居民的贫富差距严重恶化!这是经济学最经典的结论。

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在2020年3季度,美国前1%的富人拥有全社会总财富31%的份额,……,而排名后50%的美国人共占有2%!过去我们一般用“富可敌国”作为一个人发家致富的理想状态,但今天,美国和很多国家的富人都已经实现了“理想”,与之相伴的就是绝大多数人在为温饱而焦虑!

东方某国仅仅一“苍蝇”就有房产2714套,总面积达43.3万平方米,还有40多宗土地,总面积达35万平方米,对外债权达60多亿元。可不知道还有多少家庭却还处于一房难求的状态,整日为温饱而奔波。

今天,贫富差距严重恶化几乎已经是全球所有国家的典型特征,这就是货币高速发行之后必然形成的结果。

而贫富差距严重恶化又是新生人口数量不断下降的根本原因之一。

200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56元,2020年为43834元,增长为2000年的7倍。

以一线城市来计算,过去20年的房价涨幅约为20倍,二三线城市也多在10倍以上。要注意的是,房价是一个社会最基本的价格,也就是说房价会推动所有行业的价格,否则这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就住不起房子还不起房贷,子女也上不起学。

虽然城镇居民人均可持配收入在20年中增长到原来的七倍,但在房价增长10-20倍的情形下,居民的真实生存压力就会不断增大,这是幼儿园小朋友都明白的道理。当生不起孩子、即便生下孩子也无法承担医疗教育价格的时候,人们就只能严控下半身,生育率也就自然而然地连续下滑。

这实际是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垄断之后的必然结果,源于要让社会整体保持高生育率,就必须平均社会财富,让全社会所有人能够承担养育和教育的成本,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有人肯定说,过去一些年生活变好了,表面看起来这也是事实,但要看到变好的内在原因是什么。之所以过去一些年人们觉得生活变好了,不过是举债的结果(车贷、房贷、各种消费贷等等),举债意味着将自己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劳动抵押出去在今天消费掉,从长期来看这本质上只是一种幻觉,但这种幻觉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生存压力不断加大的现实。

虽然考幻觉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现实,但人们的行动却是十分诚实的,当准备生育的时候就会摆脱幻觉仔细算账,就会做出最诚实的决定。

因此你就会看到,随着房价不断高涨,生育率不断下滑,源于人们生存压力在不断加大,就只能管住下半身。同时,当今世界凡是房价越高的地区,生育率就越低,首当其冲是东亚,然后是西欧、中欧,再然后是北美……,这也在佐证房价是压制生育率的主要要素之一。

而且这种“避孕药”似乎还是长效的,日本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让很多人无家可归,造成的更严重结果是生育率再也无法恢复以致于出现了持续多年的人口负增长……

加印钞票-资产价格膨胀-贫富差距恶化(物质财富进入少数人手中)-生育率下滑,人类终于走上了自我绝育之路!牺牲的是生命!

但“避孕”还只是印钞机的第一步“药效”。

美国政府债务(债券)是美元发行的保证金,也就是说在过去十几年美联储高速印钞的同时,美国政府的债务在高速增长,到3月初的时候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就已经达到135%以上的危机水平,此时,只能推动高通胀对美国政府的债务进行稀释,帮助美国政府生存下去。

所以就有了鲍威尔今天的态度——我要通胀!我要高通胀!

低通胀到高通胀的转换是以生命为代价的!

全球过去三十年是低通胀环境,物价相对稳定,广大的低收入阶层尚可维持温饱,可被美联储推动到高通胀区间之后,物价不断高速上涨,严重的问题就会显现。在贫富差距已经严重恶化的今天无数底层人士就会面对生存危机!此时,剧烈的社会动荡就会来临,这是生命异常脆弱的时刻。

“避孕”是限制生命的降生,当生存危机来临时,威胁的是已经出生的生命!但内在的含义不变——威胁的都是生命!这是印钞机的第二步“药效”

如果您很仔细,一定会说这第二步的“药效”应该是有限的,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触发的通胀属于输入型通胀,充其量算是野火。源于即便在1997-2008年的大宗商品牛市时期,输入性通胀的幅度也有限,不足以对社会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输入型通胀的发展过程中,利率就会上升,利率上升之后房地产的成交量就会萎缩,就会威胁财政收入,对于那些财政收入严重房地产的国家来说,财政收支平衡就会被无情地打破。而高通胀时期政府通过发债进行筹资的能力会受到制约。最终,政府就只能被迫开启财政赤字货币化。

任何国家一旦进入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大门,最终导致的都是恶性通胀!此时,输入性通胀的野火就变成了财政赤字货币化点燃的熊熊烈火,这种威胁就是致命的。

所以,美联储推动高通胀对内的目的是稀释美国政府的债务,对外威胁的是部分国家的财政收支平衡,而财政争夺永远是国家之间对抗的终极战争。

然后就是印钞机的第三步“药效”。

高速印钞导致社会物质财富集中到极少数人手中,而这些少数人属于既得利益阶层,有能力控制一个国家的政策。

当通胀高涨威胁多数底层人士生存的时候,一个社会就会像一个火药桶,这是GEMING的温床。此时,少数人为了避免炸毁自身,就必须将这部分人的怒火转移出去,转移的渠道有两个:第一,在内部树立一个“敌人”,供这部分人发泄怒火。所以你就会发现多数国家的历史上总会不断出现混乱不堪的时期,两派或几派人之间争斗不休,甚至以性命相搏,这是少数人导演的“剧本”。打土豪分田地也会在这种情形下产生。第二,对外发动战争。当然,发动战争的理由永远是十分高大上的,以什么民族、国家的名义,等等。但无论是挑动内斗还是对外发动战争,依旧还是生命的游戏,这就是印钞机的第三步“药效”。

加速印钞,挤压的是多数人的生存空间,本质是生命的游戏。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64.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