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如何击退“美国号航母”?

2021-04-19 11047人阅读,共100个回复 美元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作为一代帝国,美国到了十分敏感的时点上。

前面有两篇文章《潮涨,中国赢了,美国也赢了》《如松:TW,加急!南海,加急!》,有人认为讲述的是国际局势,其实这是思考所有财经问题的出发点。

二战过程中,美国打赢了太平洋战役,获得了整个太平洋的控制权。要注意,这时期中美是盟友,中国在本土对日军的牵制作用是美国打赢太平洋战争的有利因素,当然,美军在太平洋上开辟战场也是中国军队抗击日军的有利因素,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但在二战之后,美国欲将自己的势力延伸到亚洲大陆的努力失败了。蒋介石被赶到台湾意味着无法染指中国大陆,在朝鲜半岛被中俄势力挡在三八线,输掉了越南战争后只能在南海海上与苏军对峙。

为什么二战中盟军的诺曼底登陆取得了胜利,而二战之后美国势力登陆亚洲大陆的行动遭到了失败?源于二战也给美国培养了一个强大的对手——苏联,日本倒下之后苏联站起,二战之后出现了中苏联手之势,让美国势力向亚洲大陆登陆的意图遭到了挫败。这本质是二战的继续,而朝鲜战争仅仅以停战协定的方式实现暂时休战,也说明真正的二战并未结束。

在上述亚洲地缘政治的博弈过程中,中国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力量。

1979年中美建交之后,中美再次联手(类似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国势力才开始大规模登陆亚洲大陆。到苏联解体之后,标志着二战彻底结束。此时,美国在亚洲大陆的势力达到了鼎盛,这一时期的美国才算是名副其实的霸权国家。

随着美国势力在太平洋和亚洲大陆的连续延伸,尤其是苏联解体之后,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国货币和财政上所发生的的一系列变化:

第一,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到2020年5月就已经突破了7万亿美元。

虽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但美国却没有明显的通胀,根源就在于随着美国势力在亚洲大陆上的扩张,美元的流通边界扩张了,这是没有明显通胀的根源!

每个中国人都可以感知这种美元的扩张过程,1980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仅仅是27亿美元,现在在3万亿美元以上,相当于有3万多亿美元流通在中国大陆上,如果包含企业、个人持有的美元,这个数字就更大,这就是美元流通边界扩张的结果。虽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快速扩张,但在美元流通边界扩张时,美元就有了对应的商品和服务,也就难以出现明显贬值,美国的通胀就是温和的。

有人说,之所以美元超发但通胀温和,源于金融资产(主要是股市、楼市、债市等)容纳了超发的美元,这种观点是典型的扯蛋。如果超发的美元没有对应的商品与服务,美元就没有在商品与服务上的购买力,利率就会上升,就会打压股市楼市债市等金融资产的价格,这些金融资产就无法容纳超发的美元。就因为超发的美元有对应的商品和服务,美元就没有贬值的压力,通胀温和就让利率处于低位,而低利率环境支撑了金融资产的价格,这是金融资产可以容纳超发美元的根源,“根”在于超发的美元有对应的商品与服务。

换个角度说,商品与服务是所有金融产品的收益端,没有对应的商品与服务,金融产品就不存在,就谈不上容纳超发的美元。

第二,与美元加速超发对应的又是什么?

我们知道现在美元发行的主要保证金就是美国政府的债务,美元的不断超发对应的就是美国政府的债务总量和债务率不断上升,让美国财政支出高度债务化(即财政支出高度依赖债务增长,也即高度依赖美元流通边界的扩张和美元超发)(下图):

QQ截图20210419155646.jpg

从财政收支上也可以看到美国的财政支出在加速债务化。2019财年是美国经济的“好年份”,失业率创五十多年新低,该财年的联邦财政收入约为3.462万亿美元,财政支出约为4.447万亿美元,赤字9844亿美元,有22%的财政支出依靠债务发行。2019年美国的GDP增量才仅仅是9300亿美元,意味着GDP增量还无法弥补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这必然会持续推高美国政府的债务率。而2020年新冠疫情的大爆发让美国的财政收支和债务率严重恶化,2020财年的财政赤字高达3.13万亿美元,2021年预计为3.3万亿美元,到3月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就已经飙升至135%以上。这两年的财政赤字已经接近2019财年的财政收入,财政支出债务化的水平已经接近50%,这十分恐怖。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是建立在沙滩(债务增长)上的,即建立在不断扩张流通边界的超发美元上。

由此可以看到,当美国势力和美元在亚洲大陆退潮之后(这就是目前中美交恶的本质),意味着美元的流通边界无法扩张甚至被压缩,美元就会回流,当超发的美元失去了对应的商品与服务之后,必然加速贬值,导致通胀加速,此时会导致下述结果:

第一,通胀上升发债困难,为财政赤字筹资的成本上升,甚至无法筹资弥补财政赤字;

第二,筹资成本上升之后,会进一步扩大财政赤字,让财政问题进一步恶化;

第三,通胀上升之后,财政收入的真实购买力下降;

如此,政府财政支付能力就会严重下降。

当财政支付能力无法扩张甚至出现萎缩的时候,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政治与军事活动的能力就会受限。

此时,为了避免美国政府破产,美联储就只能无奈地成为美国财政赤字的最后买家,这就是财政赤字货币化,导致美元快速贬值。而美元快速贬值意味着通胀加速,美国财政的实际支付能力剧烈下降,这就是财政危机和纸币危机。

目前,任何国家想在战场上彻底击败美军是比较困难的,因为美国具有全球第一的科技实力和军事实力。但这一时期的美军又是最脆弱的,美国势力在亚洲大陆退潮、亚洲大陆去美元化让美国政府面临破产的威胁时,没有了燃料(有力的财政支持)的航母就无法航行、作战,就无法进行有效的军事行动。

阿富汗或也在预示着美国的衰落。

阿富汗是内陆国家,主要由高山和高原盆地组成,从阿富汗可以遥控东亚、西亚和中亚地区,所以,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却亚洲大陆的“心脏”,虽然贫穷但却像少女一样强烈吸引着不同时期的大帝国。

虽然19世纪初期拿破仑也曾经率领法国风光一时,但总的来说英国与沙俄在19世纪是欧亚大陆上的两大强权,而阿富汗就是英国和沙俄主要的角逐场,最终阿富汗成为英国的殖民地。第三次抗英战争获得胜利后的1921年11月22日,阿富汗与英国重签平等新约,阿富汗正式独立并脱离了英国的控制,这个时间点不幸地成为了日不落帝国衰落的标志,此后的世界就进入了德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和日本诸强共同逐鹿的时代,从单极变为多极。

1979年苏军进入阿富汗,开启了自己的冒险之旅,1989年无奈撤出之后,标志着苏联的衰落并最终在1991年解体。

总是耗尽帝国的最后一滴精血,所以阿富汗被誉为帝国坟场。

2003年美军率领北约进入阿富汗,在这块土地上征战了8年,虽然算不上失败,但也称不上胜利,源于塔利班依旧强大。4月16日,美国宣布自5月1日起撤出驻阿富汗的最后2500名军人。

阿富汗是否耗尽了美帝国的最后一滴精血?谁都难下定论,但美国就像一个老男人一样开始精力不济却是确定的,根源在于美国财政已经无法支撑美军在全球的征战活动,即便阿富汗这样的轻型战场也必须撤出。

对上述一幕我们并不陌生。

苏联卢布也曾经是与美元平行的世界储备货币,流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华约集团和相关国家),随着苏联势力在亚欧大陆和世界其它地区的解体,卢布就只能回流,从1985年之后推动苏联的财政赤字暴涨,只能开启印钞机购买财政赤字,让通胀继续恶化,当苏联财政的购买力快速下降之后,就无法支撑自己在东欧和各加盟共和国的政治与军事活动,遭到了解体的结局。

现在美国也正在遭受类似的过程,趋势也一样,但严重程度或有不同,源于两点:

第一,美国在军事上还有很大的缓冲余地,可以松手让日本、德国成为正常国家,让这两只军队接替美军所承担的部分欧亚防务,缓解自己的军事压力和财政压力。

德日两国的国际地位会明显上升。

二战之后,总的来说是美国用绳索将德日紧紧捆绑起来(尤其是日本),不让其发展军力,也不准许它们扩张区域影响力,关键是担心军国主义复活,这两国军队对世界的威胁太大了。在自身财政已经十分困难的今天,美国很可能解开日本身上的绳索(德国身上的绳索在冷战过程中就逐渐在解开),将一部分亚太防务交给日本。

第二,美国与苏联不同的是,美国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而苏联是穷兵黩武的社会(即“要大炮不要黄油”的政策),后者耐财政赤字冲击的能力很差,而美国将部分全球防务交给日德之后,通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随着以私营为主的经济不断发展,很可能就可以实现财政的再平衡,恢复活力。

所以,虽然衰落的过程难免,但命运依旧掌握在美国人自己的手中,以避免成为前苏联。而且美国在这一动荡时期很可能依旧会以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而存在,源于它在科技和军事上依旧具有最强的实力,但在未来的国际事务中将主要以联盟(英语文化的精髓)的组织者来展现力量。

1921年英军撤出阿富汗之后,快速地失去了日不落帝国的地位,世界失去了强权,此后的世界从单极进入了多极,进入了英、美、法、德、日本、苏联列强争霸的世界格局,未来的世界或与此类似,美、中、日、德、法、英、俄、印度在全球争雄。

2020年,注定是历史的分水岭。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有机会击退“美国号航母”,让美国势力在亚洲地区大幅后撤,突破口就是在财政战场上顺势而为,通过主动出击(打击石油美元、推动非美货币的国际结算等)加重美国财政支出高度债务化之后在这个转折期必然要面临的财政危机和债务危机。

人们或许会问,在美国衰落期谁是赢家?

由于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是非美货币的发行保证金,因此多数非美国家的债务泡沫(也是资产价格泡沫)本质也建立在超发的美元之上。这意味着随着美元债务泡沫的破裂,这些国家的债务泡沫(资产价格泡沫)也会同步破裂,所以,所有财政严重依赖债务的国家都要承担债务泡沫破裂的痛苦,这个过程中没有赢家。

在苏联卢布在相关地区退潮、苏联解体的过程前后,东欧、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很多国家都爆发了恶性通胀,也是同样的原因。

未来,我们会不断看到无数声名遐迩的大象型企业陷入债务泥潭中,政府财政也会陷入债务泥潭中。

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多次说到纸币危机,根源就来自这里,债务泡沫破裂的过程就是纸币购买力加速流失的过程,这就形成了实物为王的时代。

这时期认为美元(和所有纸币)的价值可以像过去一样保持稳定的人,或许就类似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认为可以持有苏联卢布之人,两者具有相同的性质。

如果非要在美元债务泡沫破裂的过程中寻找赢家,主要国家中或许只有德国、瑞士,源于他们的财政支出对债务的依赖性比较低,在大多数年份都是财政盈余,在全球债务泡沫破裂的大潮中回旋的余地更大。

今天,或许是曾经亲身体会过苏联解体过程的原因,普京对美国的问题洞察的最为清楚,持续推动去美元化打击的就是美国财政支出高度债务化的软肋,也清楚陷入分裂状态的美国、财政已经高度债务化的美国已经无法支撑美军在全球进行频繁的军事行动。所以,他敢于在此时挥师西进、陈兵乌克兰边界,他要考验今天的美国拜登政府到底还有多大的作为!

希望这篇文章载入史册。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59.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