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无总统时代

2021-02-06 7070人阅读,共13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封建时代是由行政权力主导的社会,支撑行政权力的是军队。由于民众被动处于服从的地位,皇帝就具有绝对的威严与权力,所以民众要对皇帝行三叩九拜之礼。由于皇帝掌握了军队,也就掌握了权力,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自上而下治理社会。

支撑这种权力运行模式的核心就是军队。

所以,无论是军人直接执政的军政府模式(比如现在的缅甸),或者换个马甲,最高领导不叫总司令或元帅,而是称呼为皇帝、总统或委员长,但本质上都是军人政治。

但传统的(2020年前的)美国社会并不是依据这样的逻辑构建起来的,总统的权力来自何处?

在英国《大宪章》的要求中,社区是自治的,美国主要继承的还是英国的文化与法律体系。

选民选举州、县主官,也可以对他们进行弹劾,选民、立法、司法、行政体系之间是互相制衡的。

各州与联邦之间的关系也一样。联邦总统和联邦议员都是通过选举产生,这体现出各州和选民对他们的制约。同时,各州拥有高度的独立性,州、县的主官都是选举产生,需要代表选民的利益,这就要求联邦层面需要依法行事,州、县行政与司法机构对联邦也形成制约。

所以,国会议员和总统的权力是通过以下方式建立起来的:第一,各州的选举,获得足够的选票之后就获得了各州的授权;第二,一旦当选议员或总统、副总统之后,就拥有了法律赋予的权力,这是各州所授权的“内容”。

因此,美国总统本质上等于办事员,是各州(选民)选出来依法办事的,依法办事的权力就是法律规定的那些权力,在内政上可以自由裁量的权力很小。也因此,推特敢封总统的账号,这种事在其他国家不可能发生;总统的讲话电视台敢于在中间掐断直播,这在其他国家也基本不可能发生;更别提总统还经常因为输掉官司需要改正错误(修改行政令)。

因此,美国建国以来有46任总统,就是有46任办事员。

美国总统可以自由裁量的主要是外交、对外军事行动等方面。

既然总统和国会议员都要依法行事,是办事员,也就只能顺着公路踩油门、向前行,他们既然只是办事员,就不是驾驶员,那传统美国这趟列车的司机是谁哪?换句话说,谁才是美国真正的“国王”?

世界上有很多国家,但很少有国家像美国一样,有两个人被频繁提起,那就是华盛顿和林肯。只要国家遇到重大事情,美国人总会首先提到华盛顿和林肯的名字,他们过去说过什么,如果他们在世会怎么做,等等。这在2020年美国大选纷争过程中体现的也很明显,华盛顿、林肯的名字被频繁提起,他们当年的事迹也被频繁提起。相反,其他国家并不是如此,法国人会频繁提起拿破仑吗?提到拿破仑的场合主要是与历史话题相关的场合;英国人会频繁提起光荣革命时的玛丽二世和其夫婿威廉三世吗?也不会,德国人会经常提起俾斯麦吗?也不会,他们对近代英国、德国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却不会被频繁提起,一般都仅仅出现在与历史话题相关的场合。

这是美国与其他欧美国家最明显的区别。

这说明传统的美国是被两位国王——华盛顿和林肯“管理”的,他们通过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一直在管理着帝国。当然,这并不是否认其他人的功绩,很多著名人物的思想也会经常被提起、被引用,也在时刻影响着美国人的思想和行动,只是华盛顿和林肯的地位尤其突出而已。

比如,在二战之前美国一直奉行孤立主义,即便在二战之后,一旦在欧亚大陆遇到挫折,孤立主义就会回潮。之所以形成这种倾向,主要就源于华盛顿任期届满、离任时所发表的“告别演说”,这被视作美国孤立主义对外政策的纲领,并被此后历届美国政府所遵循,在两百多年中一直影响着美国,甚至可以说在指引着美国;美国总统只有两任任期,源于华盛顿只担任两届,等等。而林肯在葛底斯堡所做的,只有十句话、272个字的演说,差不多已经成为“美国精神”。

华盛顿与林肯是美国的“国王”,国王用思想管理着美国,历任总统就是办事员,这就是美国的管理体系。

美国的司法体系实行的是判例法,后面的判决一般会遵循前面的判例,一些历史上著名的判例更对美国的影响极其深远,这与上述现象一致。 

无论是川粉还是川黑,也无论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还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都必须承认2020年美国大选充满争议,否则就不会在11月4日投票日之后出现一系列混乱现象。大选充满争议,就意味着拜登的上台并未获得各州的充分授权,这制约了他的权力,让他的权力远远小于正常当选的总统。

比如德州带领19个州对4个摇摆州的大选程序提出异议,联邦最高法院不予审理,这种做法看起来很爽,可以直接帮助拜登胜选。既然最高法院没有厘清选举过程是否违宪,这19个州的所有人就不会从内心认可拜登这个“总统”,拜登就没有足够的威望,对拜登签署的法令和行政令就不会真心去执行,甚至一有机会就会通过司法或其他方式驳回总统的法令或行政令。因此,联邦最高法院的不予受理虽然帮助了拜登的胜选,但却严重削弱了总统的权力!(中国古人说阴阳相伴相生,有好的一面就必然有坏的一面,这是中国古典哲学在美国大选中的体现)

接近一半的美国选民在民调中表示大选存在争议,意味着没人可以准确回答拜登是不是合法总统,这一点在他的任期内会长期制约他在内政问题上的权力。

现在,川普要往粪坑(华盛顿)投炸弹,要彻底炸掉拜登的行政权力。

美国国会有权力弹劾总统,但没权力弹劾平民,在拜登就职之后继续推进对川普的弹劾,潜在来说就是依旧将川普当做总统看待,这会对美国社会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对拜登的权力形成进一步的削弱。

自从大选之后,川普团队关于大选舞弊的证据一直未能被全社会所审视,源于联邦最高法院和美国国会不给川普团队申诉的机会。但既然民主党执意推进弹劾,就必然需要川普的律师团队在参议院答辩。现在有媒体报道,川普希望在答辩过程中陈述关于大选过程中的一系列事实(以证实自己并未煽动国会骚乱),如果他们可以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大选过程中存在系统性的舞弊,尤其是可以证明川普的得票数多于拜登,拜登就在事实上失去了各州和选民的授权,美国在事实上就没有总统。

1月6日国会已经对拜登的当选进行了认证,这很难更改,民主党也不会同意进行更改。但国会听证会是需要向全国直播的,当大选存在系统性舞弊的证据甚至拜登并未赢得更多选票的证据通过电视直播传送到美国各州之后,各州就有权随时推翻拜登所发布的联邦法令或行政令,因为你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总统,并未获得各州的授权,不具备颁布法律或行政令的资格。

当这种情形出现时,美国就进入了在内政上无总统时代。

面对这种情形,拜登的做法无非是两个,第一是在内部建立威权,但基于美国各州有高度的独立性,要建立威权就比较难。德州、南北达科他州等都在挑战他的行政权力,核实他所签署的四十多项行政命令的合法性,这是对总统权力的挑衅。第二就是通过对外战争弥合内部的分歧,显示自己的存在,建立自己的功绩。

有人认为拜登很面,会给亚太地区带来和平,但本人认为相反,他对外尤其好斗,根源在于在一系列内政问题上十分弱势,难有作为。

表面看起来这是内政上的无总统时代,本质上是过去的“国王”已经不足以将美国凝聚在一起,无法形成共识以驱动美国这趟列车。对于美国这种自下而上进行授权的社会体系来说(有别于军人政治),共识是最重要的(不是之一),因为只有形成社会共识,才能自下而上进行授权,立法、司法和总统领导的行政系统才能正常运转。当社会严重割裂、以致无法形成共识时,就无法选出真正的总统,就会形成事实上的无总统。在BLM事件中,很多地方华盛顿和林肯的雕像已经被破坏或涂鸦,就是这个含义,代表美国已经无法在“国王”的旗帜下形成共识,无法继续驱动美国列车。

内政上无总统时代的到来,意味着传统的美国已经结束。如果要进入新时代,就需要诞生新国王,将美国重新凝聚在一起,驱动美国继续前进。如果不能诞生新的国王,就很容易滑落到分裂或成为香蕉共和国的地步。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24.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