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美国,风暴的前夜!

2021-01-15 15263人阅读,共48个回复 美国大选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美国总统的权力是依靠选票来赋予的,在大选过程中获得多数选举人票的支持,当选总统就获得了选民的授权,就拥有了总统的执政权力。

怎么表示一个参选人获得了多数的选举人票哪?1月6日的国会确认程序当然是标志之一。但还有其他标志性因素,比如,没人对大选过程提出质疑,输家主动承认败选,等等。

即便有人对大选过程提出质疑,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及时厘清真相,总统依旧可获得选民的充分授权。

但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却是成色不足的:

第一,在1月6日国会选举人票的确认过程中有100多名议员挑战大选结果,表明数量庞大的选民对选举过程的不认可;

第二,国会选举人票确认过程中充斥着混乱,挑战选举结果的议员们并未获得充分的申述机会;

第三,民调显示,超过40%的选民认为大选存在欺诈问题;

第四,川普一直未放弃对大选欺诈的指控,也不承认败选;

第五,民主党似乎也不会在未来厘清选举过程中的质疑;

等等。

美国总统的权力是自下而上赋予的,上述种种就意味着拜登未获得选民充分的授权。

这就带来了致命问题,没有选民自下而上进行充分的授权 总统就无法自上而下行使权力,就意味着总统签署的行政令或法令得不到有效的执行,也就无法有效执政。

对于未能通过皿煮的方式获得足够的授权、未获得足够执政权力的总统,要强行执政就只能通过威权,所以就看到了下面的事情:

第一,言论和思想必须统一,这是建立威权的基础。

皿煮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保留自己的观点,当总统获得了足够的授权,就有成色十足的执政权,就会准许不同观点存在。

但没有足够的授权、只能通过威权进行执政时,就必须使用强制手段统一思想和言论。所以就看到,川普和大量支持者的社交账号被关闭,据说有六万之多,连川普15岁小儿子的账号都不能幸免,最终连美国总统的官方账号也被关闭,推特、非死不可、谷歌、苹果已经是美国人在社交领域的“王”,管理了美国人的嘴。

绝不准许发出不同的声音,这是言论统一。

以往美国就有政治正确的左倾思想思潮,但终归还是自愿的。但现在,政治正确的思想思潮已经变成了强制。

自从1月6日国会确认选举人票之后,已经有川普的支持者被公司辞退、被学校开除、甚至不准许登机。根源是这些人支持了川普,思想不正确。目的是通过这些手段规范人们的思想。

国会中支持川普的议员面临被逼退。

在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新任民主党众议员科莉·布什迅速起草了一份议案,要求国会“驱逐 ”曾公开承诺要挑战争议州选举人票的共和党议员。她声称,那些支持川普的议员试图“通过推翻选举而煽动国内恐怖袭击”。1月8日,极左派众议员AOC在推特上要求参议员克鲁兹和霍利辞职。AOC指责克鲁兹引发了“暴乱”,还称,如果他不辞职,“参议院就应该驱逐他”。

支持了川普就是思想不正确,就要被驱逐出议会,为的也是实现思想上的统一。

第二,身体上也必须站队

或许有人说,思想是看不见的,不让说话就不说呗,这实际是软对抗,意味着总统依旧无法在管理社会的过程中有效行使权力。

所以下一步就是规范肉体的行为,不符合规范的就会受到惩罚,甚至失去生存权。

按照美国宪法,游行示威是民众的基本权益,但1月6日的游行示威却被国会定义为暴动。看看进入国会的人群,几乎和大妈逛街一样,有这样暴动的吗?即便个别人使用了暴力,抓起来丢进监牢就是了,不能以个别人的行为定义整体。

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肉体上的统一,游行示威意味着反对,对反对者就要冠以暴动的罪名,为规范肉体服务。

民主党“四人帮”已经提议,给川普的支持者建立档案,不准许公司和政府雇佣。当他们失去了工作时就有可能失去生存的机会,这也是规范肉体的一种方式。

1月7日,英国《每日邮报》发表文章,提到1月6日挑战选举人结果的一百多名共和党议员面临政治清洗,包括8名参议员和139位众议员。据报导,他们被贴上了“叛国预备党”的标签。既然定义为“叛国预备党”,就可以对肉体进行规范。

……


言论和思想统一,规范了肉体(的行动),就实现了威权,就可以顺利执政。

在川普政府的最后十几天中,佩洛西依旧推动弹劾,拜登已经声明上任后将打压全美步枪协会,都是为了建立威权。

1月6号之后的事情看似杂乱无章,本质上却有深刻的内涵,都是为败灯建立威权、以便顺利执政而服务。

********

经常有人问,在以往的文章中多次批评川普的行为方式与执政方式,为何还要支持川普?

看看上述极左的行为方式,可以从根本上颠覆文艺复兴运动之后所形成的近代文明,甚至可以让人类社会直接回到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年代(当时主要是通过宗教对人的言行、肉体进行控制),也就知道为何需要支持川普,为何需要支持诚实的选举。

但川普之所以落到今天的地位也是有原因的。

历史上最糟糕的皇帝是哪一类?当然是那些众叛亲离的皇帝。

有些皇帝肆意杀戮,让臣民人心惶恐,这样的皇帝就会众叛亲离。最典型的是前秦的苻生、隋炀帝杨广和崇祯皇帝。

比如,崇祯时代是大争的时代,必须有坚强稳定的领导集团才能有所作为,但崇祯在位17年,用了50个宰相,平均每个人的在位时间不足3个月;换了17个司法部(邢部)部长,正好一年一个;当时的战争十分频繁,所有人都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但崇祯却在17年中换了14个国防部长(相当于军队的统帅),9人更被治以重罪。不断的杀、剐、驱逐文臣武将就会导致人人自危,谁都不愿意再为崇祯效力,也不会为国家尽忠,最终让崇祯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丢掉了江山。

崇祯在当时有几种不至于丢掉江山的选择,但却走上了唯一的绝路,是因为自己的行为方式使然。

当然上述说的并不是川普,只是为了说明问题。

川普很喜欢通过推特解雇内阁成员或政府雇员,大家早晨起床的时候首先要翻看一下川普的推特,确认自己没有被解雇之后才能去上班,这是导致人人自危的现代方式,很容易让自己成为孤家寡人,让自己失去“力量”。所以,在大选纷争中,几乎所有的内阁部长都没有主动站出来为他效力,不能说这些部长都已经被deep state腐蚀、控制,因为他们都是被川普自己挑选并提名上任的。

如果在大选纷争中,内阁部长们坚定地站在川普的身边,为总统效力,败灯会有丝毫的机会吗?别逗了,看看败灯家族屁股上的屎,司法部等部门哪怕稍微动动手指,就可以扒掉败灯的参选人资格!

一个真正有力量的人,总是把功劳和荣誉赋予别人,而自己却站在背后。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的身边聚拢无数能人志士,让他们为自己效死力,让自己战无不胜。但川普过于自我的性格,严重损害了执政之路。比如,阿以和平协议的签署,是川普政府(注意,不是川普自己)巨大的外交功绩,无论总统是否显摆,整个世界都知道总统居功至伟,而且谁都抢不走。但越是在这时,越应该彰显别人的功绩,如果将荣誉赋予蓬佩奥等外交人员,他们会怎么想?内阁成员又会怎么想?当然会发自内心愿意为总统效力。当内阁成员为自己效力的时候,还会落到今天的被动地步吗?当然不会!所以,下面这张照片就是川普最大的“敌人”,川普的位置应该由蓬佩奥占据、而自己需要站在蓬佩奥的身后(注意:代表阿联酋签字的也只是政府代表,这样做并没失礼),自己才会更加高大,更加坚强有力!

在竞选的时候,无论怎么攻击民主党都可以,因为竞选本身就是两党间的竞争。可一旦就任美国总统,就已经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就不能再攻击民主党,这会导致国家的分裂,就攻击了自己。

1月4日投票之后,川普竞选团队的所有工作都是揭发舞弊(这当然是应该的),以证明自己是大选的赢家,核心目的就是希望赢得大选。注意,川普在这个过程中都是以竞选人的身份做事,这是川普和竞选团队自己的事,一个小集体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川普丢下竞选人的身份、不去关心自己是否会赢得大选,而是以总统的身份竭尽全力还原大选的真相,捍卫全美选民的权益,会不会得到更多人(包括议员、法官、内阁官员等)的认同与支持?会不会更有力量以扭转局势?这也是明显的。

虽然不同意川普的很多做法,但却支持他所代表的的光明与正义、良善与守信,永远支持那些为普通民众服务的人。所有人都不希望人类回到类似欧洲的黑暗年代,那种威权、虚伪社会的唯一输家是——人民。

最终要说——彰显使人渺小,谦卑才有强大;为人才有为己;无为才能无不为,这些都是老子告诫的内容。2000多年后的今天,圣人之言在太平洋彼岸的大选过程中依旧在不断地得到验证。


********

12号,随着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一纸声明、承认拜登1月20日之后为三军总司令,蓬佩奥随之立即宣布取消本周的所有外访活动、进行国务院交接工作。

传统上,军方必须在国内政治生活中保持中立,现在,是不是军方决定了大选结果?如果这就是最终的结局,意味着以选举为基础的宪政制度已经死亡,美国走向了南美化。

因此,拜登的就职典礼需要调集2万荷枪实弹的军队保驾护航,应该会超过观礼人数,这与马杜罗、卡扎菲还有差别吗?

今后伪大总统在国内出行时,至少也需要数千御林军护驾,称呼为拜皇更加合适。

美国真正的内乱也开始了。

伪大总统只能使用威权,意味着白左和民主党会逐渐失势,根源在于:

——在美国社会,一个家庭中父母、夫妻与孩子之间,大家各自支持自己的候选人或党派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朋友之间也是如此,当他们中的右派不断受到打击甚至失去生存空间之时,他们怎么想?这种极左行为最终也会打击到自己。

——将军与士兵的家庭或朋友中,当然也有右派(保守派),看到他们所受到的打击之后会无动于衷吗?

这就让民主党和白左不断失去民意与军心。

德州议员开始推动独立,意味着州的行政机器和武装机器开始与白左对抗,这比川普个人的力量强大的多;海军陆战队司令内勒拒绝服从洛佩西的非法指令;蓬佩奥说,可惜再也穿不上军装了,这既是惋惜也是愤怒;爱荷华州、佛州开始反击五大科技巨头,……,他们才能决定美国的未来。

白左这一套,如果放在欧亚大陆或其他地区确实有可能成功,源于经济全球化之后,各国的贫富差距已经严重恶化,有平均财富的社会要求,有些国家的传统文化也可以支持这种极端措施,这是诞生巴黎公社和爆发法国大革命的基础。但在美国却很难,因为美国的主流是英语文化。拜皇最终会不会成为《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复?

当民众的怒火燃烧时,在血与火中走出来的才是大英雄、真豪杰!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12.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