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天王山之战!

2021-01-06 12201人阅读,共24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一个社会的财富是什么?很多人会说是货币啊,商品啊,房地产啊,等等,去年在(2020年12月18日《如松:麦康奈尔为何要做掉川普?》)中已经说的十分清楚,任何一个社会最核心的财富都是征税权。今年美国大选的争夺,核心就是征税权之争,本质是国家私有化还是国家公有化之争,是光明与黑暗的争夺。这种争夺并不是从今天开始的,而是一直贯穿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中!

前文说过,支撑征税权的是国家机器,军队是核心,所有就有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说法,但征税权是可以分拆的,其细分组成可包括:

——国家的征税栏目;

——地方政府的征税栏目;

——资产中的税赋,比如出售土地获得的收入,资源税等;

——特殊行业拥有的征税权力,包括交警部门、交通部门、环保部门拥有的罚款权,一些行业在提供公共服务时所拥有的超额收费权;

——特定人员因为掌握了行政权力或公共资源,在办理公务时索取灰色或黑色收入(贪腐收入、收受红包等),这也是征税权的典型表现方式,而且在一个国家的征税总额中占据很高的比例。比如清朝和珅的家产相当于大清十几年的财政收入,这些无疑都是贪腐而来,说明在和珅时代征税权中以贪腐行为表现出来的税赋负担,很可能高于朝廷正常的税赋负担;

……

此外,还有一项十分重要的征税权,那就是通过掌控印钞权对社会征收铸币税。

铸币税就是银行家们最先对美国国家的征税权发动进攻的地方。

1775至1783年爆发了美国独立战争,这是华盛顿率领清教徒们改变美洲大陆的时代。在独立战争的进程中,银行家所有的北美银行于1781年5月26日由联邦议会批准成立,于1782年1月7日在费城开业。这间银行就具有中央银行的职责,这意味着从这个时候开始,银行家开始染指美国的征税权。1791年,美国第一银行继承了它的央行职责。1816年,在美国第一银行失去授权之后5年,美国第二银行成立,继承的是美国第一银行的职责,1841年,第二银行结束。这一时期是银行家完全掌控美国铸币权的时期,收获的是原本属于国家的铸币税。

此后一段时间,银行家丧失了一部分铸币税,或者说银行家在向征税权这一“高地”进攻的道路中出现了败退。此时,各州和私人性质的商业银行都可以发行自己的货币,共享了美国的铸币税。

林肯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是真正的爱国者,他持续捍卫的内容之一就是属于国家的征税权:

——为了保护工商业的发展,不断加强保护关税的措施:1861年国会通过莫里尔关税法,对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1862年国会又通过关税法,把平均税率提高47%;1864年林肯政府把进口税提到54%的高度。

林肯采取高关税的措施,保护的就是本土的工商业和就业机会,核心是保证美国征税权的完整性。

对于提高关税的措施,现代人一般会有不同的看法。但对于自身社会有足够的创造力(保证文化自由),实行小政府、大社会、自由经济的国家,高关税有利于自身的发展,我一直认为这是自华盛顿开始即奉行孤立主义的美国可以创造200多年经济繁荣的根本原因。这种情形下即保护了自己的市场、又保护了自己的创造力,可以推动生产力不断发展。这与一些国家历史上的闭关锁国是有差别的,这些国家本质上是为了避免外来文化的侵入,避免威胁到自身的等级社会体系。而要维持等级社会体系就意味着必须对文化、人的行为进行强管制,等级社会体系会压制人们的劳动积极性,而管制文化又会破坏人的创造力,所以,这种模式下虽然看起来保护了自己的市场,但却是在破坏自己的生产力,这就等于贫困与落后。

——1863年国会通过国家银行法,建立国家银行制度。

这一措施就是实行中央银行国有化,当时林肯已经印制了以国家信用背书的4亿5千万绿背纸币,准备代替在市场上流通的其他货币。内在的含义是将铸币税收归国有,保护国家征税权的完整性。

1865年4月14日林肯被刺杀,虽然林肯被杀的原因在市面上有多种解释,但真正的黑手也是十分清楚的,因为利益指向就是真正的凶手。

同样的一幕也落在肯尼迪身上。

约翰·费茨杰拉德·肯尼迪于1960年当选美国第35任总统(下图),在其任上发生了猪湾入侵、古巴导弹危机、柏林墙的建立、太空竞赛、越南战争等众多重大事件,但他在内政上最重要的施政纲领无疑就是希望废除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即美联储),将铸币税收归国有,实现国家征税权的完整。但肯尼迪于1963年11月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遇刺身亡。上述肯尼迪任内的重大事件中,哪一项是暗杀肯尼迪的主要原因?利益指向也十分清楚。

肯尼迪遇刺之后,银行家已经基本稳定地掌握了大部分铸币权(每年向财政部上缴一部分收入,更类似是管理费)。随后,最剧烈的角逐就是通过政党争夺执政权,操控四年的征税权,进而为自己牟利。近年来,民主党与华尔街、大型科技企业拥抱在一起,而共和党与军火企业有扯不清的关系,虽然外在来看,它们之间有明显差异,但本质上都是一丘之貉,都是希望操控征税权实现自己的利益,他们都是川普嘴中deep state的成员。

既然银行家在两百年中都在试图染指征税权,开始时主要争夺中央银行,后来主要通过政党争夺执政权(进而操控征税权),为何200多年来进展的如此缓慢,不能彻底操控美国?

第一,民主党和共和党是现在美国的主要政党,背后是不同的金主。假设其中一个政党彻底垄断了国家的征税权,同时就损害了另外一个政党的利益,这个政党就会对它形成制约,最终的结果是任何一个政党都难以完全掌控征税权。

当两党互相制约、互相竞争的时候,谁可以得益哪?

谁可以为选民谋取更大的利益,选民就会选哪个政党上台执政,所以,或许两个政党都是邪恶的,都是极度自私的,但只要相互制衡,由民众手中的选票决定谁才能上台执政,最终受益的就是社会。

所以,美国政治的核心不在于银行家无所不能,也不在于两党的邪恶(结党的目的就是为了营私),而在于选民手中的那张选票。

第二,如果美国没有信仰,或者以钱为信仰,美国最终就会成为银行家的美国(实现美国私有化),因为他们可以买到所有东西,包括权力。但为何200多年来美国并未变成银行家的美国哪?根源在于银行家买不到所有的东西,这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信仰。

美国被认为是上帝眷顾的国家,从新教徒登陆北美开始,上帝就成为人们的信仰,人们信仰上帝,热爱国家。银行家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无法买来人们的信仰,无法买到爱国者的爱国意志,虽然林肯、肯尼迪都被暗杀了,里根也曾经遇刺,但爱国者却在信仰的指引下前仆后继。

前几天鲍威尔律师已经发誓,即便自己遭遇灭门之祸,也要搬倒拜登,这就是爱国者的意志。更重要的是,军人是爱国者的大本营。就因为有无数的爱国者,让银行家无法如愿。

两党、爱国者三方博弈,就可以实现互相制衡,这是200多年来银行家不能将美国私有化的根源。

最近爆出的几则消息表明,虽然平时看不见,但美国社会爱国者的力量是无处不在的,而且是相当强大的。

肯尼迪总统遇刺之后,黑暗组织(即deep state)为了杀人灭口,相继将肯尼迪的家人杀害,以前的报道说,小肯尼迪也因飞机“失事”身亡。但据FBI在最近解密的资料说,当时小肯尼迪的保镖发现飞机上有定时炸弹,然后将计就计,让那名飞行员飞到制定的位置后跳伞逃生,虽然飞机“失事”,但小肯尼迪却隐姓埋名地活了下来。既然小肯尼迪还活着,意味着当初肯尼迪总统身边爱国者的力量就还在美国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另外一则消息是,大律师林伍德爆料说亿万富豪、经营性爱岛的爱泼斯坦还活着。考虑到林伍德是著名的大律师,肯定不会信口雌黄,消息的可信性应该比较高。谁最想除掉爱泼斯坦?毫无疑问是克林顿夫妇等人(deep state的圈内人),谁会救下爱泼斯坦以作为未来的证人?当然是爱国者。爱泼斯坦的口供,很可能将一些“精英”和大人物送进监狱,这对deep state是巨大的威胁。

美洲大陆最传统的军事力量就是民兵,1775年开始,华盛顿就是率领着他们打赢了独立战争。美国民兵联盟已经宣布,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拜登通过舞弊上台,以1月16日为限。一旦民兵联盟开始行动:第一,他们承诺保护川普总统,并确保川普继续担任总统;第二,抓捕全国范围内的叛国者送交军事法庭审判;第三,强行关闭所有左派媒体。考虑到美国准许居民持枪,一旦国家陷入危难之时,民兵组织的规模会飞速膨胀,他们才是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而不是国会、法官、官员。

特朗普算什么?我认为应该算作爱国者。这不是听他说什么,更不是看他发了多少推特,而是看他干了什么。他上任之后提高关税,阻滞了银行家将生产基地向境外迁徙,然后将产品倾销到美国的盈利模式,目的是将企业和就业机会留在美国,这保护了美国征税权的完整性,与林肯当初的做法类似,所以,他不是民主党人,而是爱国者。

虽然特朗普在2016年以共和党竞选人的身份赢得了大选,但特朗普并不是传统的共和党人,共和党仅仅是特朗普身上的“马甲”而已。随着特朗普四年执政政策的不断推进,美国的征税权更加完整,失业率下降到五十年最低的水平,银行家受到了惨重的损失,两党(建制派)已经十分清楚地认识到这家伙不属于共和党,而是爱国者,所以,麦康奈尔开始出卖特朗普,两党互相勾结打击特朗普。

当两党之间争夺执政权(征税权)的时候,自然是互咬,但当特朗普这样的爱国者开始掌握了执政权(征税权)的时候,两党自然又会互相勾结,终归不将这家伙赶走,谁都无法实现自己的利益。因此,目前的形势下麦康奈尔与佩洛西互相勾结是正常的,不勾结才是不正常。将特朗普赶走之后,又会恢复两党互咬的格局。如果本次选举过程中没有欺诈,选举结果是选民的选票诚实决定的,今后就依旧还是在选民那张选票监督下两党竞争的格局,虽然两党极度自私(结党营私就是为了私利),但依旧要努力给国家拉车,否则就会失去执政权。所以在这种模式下,特朗普走了也就走了,地球照样转。但2020年大选过程中有大量的欺诈证据,让将来的两党互咬与以前的互咬却有了本质的不同,民众手中的选票失去了对两党的制约作用之后,执政党就会一心一意经营自己的私利,不再考虑国家和选民的利益,这本质是委内瑞拉模式。

能否保证选民手中那张选票的有效性和监督作用,就决定了美国的未来。能否保证选民手中那张选票的有效性也比特朗普是否能够连任重要的多!所以,这并不是特朗普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国家的事。

国会数百名议员都是美国的精英,如果面对确凿的欺诈证据却不能以国家的前途为重,摒弃党派利益、实事求是地还大选的真相,只能说明一代帝国到了开始衰落的时候。

因此,现在进行的美国大选,是银行家争夺美国的征税权(努力推进美国私有化)、爱国者捍卫国家征税权(努力推进国家公有化)的又一场天王山之战!为了捍卫基督教的荣誉,历史上曾经爆发了9次十字军东征,现在在美国进行的争夺,可以看做是又一次十字军东征战役,目的是为了恢复美国的传统与信仰。至于最后的结局,不取决于川普或拜登,不取决于国会山上的议员,也不取决于法官和官员,只取决于美国人民的胆魄和意志。

(注:美国财富的争夺,争夺的核心是征税权,互相制衡就是美国政治的鲜明特色。欧亚国家的财富争夺,争夺的也是征税权,但方式却与美国有明显的不同,这实际就是欧亚国家的历史,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905.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