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为何大财团要联手做掉川普?

2020-11-18 9319人阅读,共13个回复 美国大选川普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人们知道,今天的欧洲人十分高傲,为什么?并不是说欧洲人天然就应该是高傲的,他们的高傲是有“本钱”的。

欧洲的黑暗年代(也称中世纪)实行的是皇权专制制度,与中国的封建皇权体系本质上是一致的。

在这样的社会中,国家、公国、邦国等都是主人所拥有的(就是东方的家天下思想体系和社会体系),组成这些国家(或公国、邦国等,下同)的核心是土地,这就是中国古代封疆的概念。在封疆之上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私产。

筒子们立即就会问,如果我们生活在那样的时代,应该属于什么身份?

我们没身份!教科书上定义的称呼就是“奴隶”(或其它类似的表述,比如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黑奴、奴隶等),奴隶被绑在特定的地块上不准许自由迁徙。当主人要卖掉自己封疆内的一块土地的时候、或因战争赔偿需要割让一块土地的时候,土地上的“奴隶”就作为土地的附属物随之转移给了其它主人。比较典型的类比是,清政府在甲午海战中战败后,台湾和澎湖割让给了日本,岛上的民众也就同时转移了。

这就是欧洲的黑暗年代。

在编年史上,“黑暗年代”这个术语是指从西罗马帝国灭亡到文艺复兴开始的时期,即从公元476年至14世纪,在这近一千年内,国家、公国、邦国等都以土地作为基准,土地和土地上的民众都是国家、公国、邦国主人的私产,可以随意买卖。在这漫长的时期内,奴隶(民众)就是商品。

14世纪到17世纪就是文艺复兴运动时期,文艺复兴运动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核心的有一点,那就是把人从土地上解放了出来。

此时,国家、公国、邦国该怎么组成哪?很简单,由人(民众)来组成,只要一群人(或一个种族的人们)投票同意,就可以组成国家、公国、邦国,也通过投票选举本国的管理者(就是现在的总统、总理、首相等),所有人都是国家的主人;由人民来组成国家,由国家来保卫疆界,任何人都可以拥有土地作为自己的私产,今天我们知道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模式。

估计到这里,很多人就知道欧洲人为什么骄傲了,因为是他们推动了文艺复兴运动,改变了土地与人之间的关系,把人类自己解放了出来,推动世界进入了现代社会。或者这么说,没有欧洲的贡献,就没有现代社会,欧洲人是有本钱骄傲的。

今天大家可以享受现代化的生活,就是文艺复兴运动的成果。比如,在黑暗年代,人是土地上的附属物,是主人的私产,可能第二天早晨就被主人与土地捆绑或单独卖给了别人,无论从事任何活动都必须得到主人的同意,必须遵从主人的意志,既然民众的活动甚至思想都是被控制的,也就不可能产生那些伟大的社会活动家、艺术家、科学家、发明家,等等,也就没有社会的进步。所以,无论欧洲的黑暗年代还是中国的封建时代,相对其它时期来说,对人类文明的贡献都很少,中国的封建时代被很多史学家形容为不断轮回、没有进步(中华主要的思想家都集中在春秋战国时期,之后就十分稀少了),欧洲也一样。既然不会产生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等人,也就没有现代科技,也就没有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

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理解今天的美国大选为什么如此重要了。

五月花号抵达美洲之后,通过订立《五月花号公约》就建立起了现代的美国社会,这种概念对吗?也对也不对。

《五月花号公约》等一系列条约、公约确实是美国社会的基石。但此后,随着大量的黑人和其它人种来到(或被贩卖到)美洲,他们没有任何权益和财产,就成了庄园主的奴隶,这样的社会模式本质是黑暗年代的社会模式,你可以将一个庄园理解为一个国家、公国或邦国。此时的美国如果要建立起真正的现代社会模式,依旧要面临自己解放自己的问题。这就是北方的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林肯率领北方的自由民打败由南方各州所组成的美利坚联盟国的意义所在(11月16日《如松:川普要掀底牌了》),这是美国自己解放自己的过程,也可以说是再次“独立”的过程。北方的美利坚合众国不准许蓄奴,民众是自由的(自由民),各种权益是受到保护的。这其中最重要的权益之一是拥枪权,当民众拥枪权得到保证之后,就可以反抗强权,就可以保护自己自由的权益,就不会准许别人轻易地将他们与土地捆绑在一起成为别人的私产(所以,今天的美国人可以在各州之间随意迁徙),这是建立现代美国社会体系的基石之一。为何林肯总统在美国历史上有这么高的地位?根源就在于此他不仅维护了美国联邦的统一,也让美国自己解放了自己,建立起完善的现代社会模式。相反,南方的美利坚联盟国是准许蓄奴的,奴隶被绑在土地上,依旧是主人的私产,本质还是专制模式。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特朗普为何不断重申必须必须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该修正案的内容是:全美各地的个人都具有“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这是构建现代美国社会的基本保证之一。相反,民主党总想以各种理由取缔个人持枪的权利。虽然两党的议员都在国会办公,但理念截然不同。

这就是美国南北战争的真实含义,一边是现代社会,一边是中世纪的,是光明战胜了黑暗。

今天的美国,当然不再有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的美利坚联盟国“庄园主——土地——奴隶(黑奴)”的绑定模式,而是谷歌、推特、facebook控制人们的声音与盐论(正在控制川普);华尔街通过贷款就将无数人绑在了债务上,让无数民众成为它们的“奴隶”,随着经济全球化,华尔街的“奴隶”已经不仅局限在美国境内而是已经遍布世界各地,所以华尔街支持拜登、支持全球化;寡头们通过电商极大地控制了人们的生活;医药寡头通过垄断几乎已经控制了人的健康(到这里必然会想起奥巴马医保),等等,这都是新时代的“绑定”模式。

为何大媒体、大机构要联手干掉川普、拥戴拜登作为自己的代理人,目的还不是很清楚吗?

所以,川普和七千多万美国民众进行的是新时代的护法战争,保护的是美利坚合众国,保护的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这是真正的护法战争。

由此也就有了这样的结论,源自欧洲的现代社会制度,并不能天然地移植到其它地区,各个地区要建立起同样的现代社会制度只能通过“自己解放自己”,即便美国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这才是2020美国大选的真实意义,也才可以完整理解(11月16日《如松:川普要掀底牌了》)的内涵。

我们一直说美国社会已经分裂,根源在于“林肯”“自由民”“庄园主”“黑奴”的思维模式截然不同,有或没有自由精神的人之间往往就像是鸡鸭无法交流,是解救别人还是奴役别人更是善与恶的冲突,也就让人们对现在正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持有截然不同的观点,这导致了美国社会的分裂,同时也让世界各国吃瓜看戏的筒子们陷入了严重的分裂。

2020年美国大选,是当今世界的岔路口。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869.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