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泰塔尼克正驶向冰山

2020-11-09 10553人阅读,共2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美洲疫情尚在不断燎原,欧洲的疫情又再次爆发,冬季正在到来,亚洲或许也躲不过去,如今最危急的是什么?

瘟疫全球大流行不断加速之后,政府、企业、家庭的资金链正处于剧烈绷断的前夜。

在居住的城市,这些日子有大量低价法拍房正在加速上市,说明房屋持有人的资金链在加速断裂;瘟疫全球大流行初期,航空、汽车等行业已经进行了大裁员,10月末迪士尼裁员28000人,占雇员总数的30%左右,说明随着疫情的不断持续,其它行业的巨头公司也进入了裁员的行列,但无论家庭还是企业的资金链问题主要都还是市场行为,最核心的是政府的财政危机正在快步到来。

在2019年底的时候,美国、意大利、日本、希腊、新加坡等很多国家的政府债务率都在100%以上,政府债务率处于80-100%区间的国家更数不胜数(几乎包括了所有主要国家),这些国家的财政原本就属于不健康的范畴,经过疫情的冲击之后,让这些国家的政府负债率剧烈上升。比如意大利,2019年底的政府负债率约是136%,预计到今年底将超过160%。

随着疫情的加速蔓延(下图,全球每日新增感染数加速上升,欧洲处于大爆发的态势),更重要的是欧洲很多国家因染疫而致死的病例数再次开启了升势,这就让欧洲很多国家再次进入了封闭状态,会导致政府的财政支出加速上升而税收收入下降,政府负债率蹿升的过程还在继续。 

这是第一个结果:疫情不断蔓延让政府的债务率不受控制地加速上升。

有人一定会说,这是很熟悉的戏码,你看日本的政府债务率已经超过了200%,但日本政府还活的好好的,只要央行一直实行零利率就可以让政府债务持续滚动下去,这是做梦!

未来几个月就是梦碎的时候。

当今世界人们最缺乏的是什么?是常识。

每次大瘟疫之后带来的都是大饥荒,谷物的供不应求就会导致物价的剧烈上升,让通胀失去控制(就因为通胀失控才会造成饥荒),通胀失去控制就意味着市场中的利率暴涨,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就会快速上升,利息支出暴增,导致债务缠身的政府破产。

巴西和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农产品生产国,更是全球最重要的出口国。

以单一国家计算,根据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2016年结束时巴西的农业出口在全球农业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为5.7%,仅仅在美国(11%)之后处于第二位。如果考虑到南美其它国家(比如阿根廷等)的经济模式都是近似的,以巴西为代表的南美在全球农产品市场中的地位就举足轻重。

看看巴西发生了什么。

今年9月,巴西第四大城市贝洛奥里藏特市的部分超市开始限购大米和豆油,每位顾客最多可购买5袋每袋重5公斤的大米(合50斤),每次最多购买10瓶每瓶900毫升的豆油。背后深层次根源是,近12个月该国食品价格累计增长11.39%,而最基本的大米价格涨幅已经达到18.5%。这背后反映的是需方市场正在逐渐转化为供方市场,供需之间的矛盾在积累、形成。巴西农业部长特雷莎·克里斯蒂娜在其社交网站上发文称:“许多民众在议论大米价格的上涨以及粮食断供的可能性,巴西不会出现大米短缺的情况,政府已采取必要措施控制价格,稳定粮食供应量。”

她终于说出了那个敏感的词汇——断供。

供需关系衍化的第一步是供方市场的形成,第二步就会是断供。

在疫情的打击之下,2020年全球的所有生产活动(包括食品生产与加工运输的全产业链)都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这是巴西供需关系开始逆转的根源,这种情形不仅仅出现在巴西,而是出现在几乎所有国家。当任何一个主要的谷物出口国内部开始出现普遍的断供之后,出口能力就会丧失,全球性短缺就会爆发!(未来几个月必须紧密关注相关迹象)

这实际就是最近几个月芝加哥农产品价格开启涨势的内在动力。

当短缺到来时,物价和通胀就会快速上升,市场利率就会上升(这与央行没什么关系)。

将政府债务率在疫情的冲击下不受控制地刚性上涨看作是“泰塔尼克号”,将前方的利率上涨当成是冰山,泰塔尼克与冰山相撞的时候会怎么样?政府债券就有两个前途:第一,央行不去控制政府债券收益率,导致收益率暴涨,政府的利息支出暴增,就只能违约,一旦进行违约,政府债券就会被疯狂抛售,也不会再有人购买政府的新发债券,也就无法进行借新还旧,政府就迅速破产。所以,央行绝不能袖手旁观,这种可能性是没有的。第二,央行不限量收购政府债券,让债券收益率维持在近似于零的位置,让政府可以活下去。可市场利率已经暴涨,私人机构继续持有接近零收益的政府债券就会大幅亏损,此时就会清光政府债。这就形成这样一个现实,政府债只剩下一个买家——央行,这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词汇——政府赤字(债务)货币化,而90年前后的苏联卢布、南京国民政府后期的法币与金圆券就是政府赤字货币化的结局。

其实,现在有人已经告诉我们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什么样,那就是阿根廷(下图)。 

无论一些南美国家是否公开承认,赤字货币化都是它们的潜规则,所以南美这些国家的货币信用一直很低,不仅频繁进行债务违约,更频繁换币,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都一样,彼此彼此。

阿根廷也是农产品出口大国。由于阿根廷已经开启了外汇管制,就看到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是均速贬值的态势(贬值的速度还不那么快),真实的情形远远不是这个样子。在去年四季度黑市与官方汇率还基本一致,但现在的黑市比索兑美元汇率已经达到了170:1左右(最高达到了195:1),在大约一年的时间内兑美元已经贬值了约65%,如果考虑美元对黄金在过去十二个月内贬值超过了3成(即黄金在过去12个月的涨幅超过三成),阿根廷比索的真实购买力在过去一年内损失了75%以上。

2010年,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还在约3.8:1,十年之后的今天,相对美元其价值就跌去了97.8%,阿根廷比索差不多已经跌成了纸张。

当全球主要国家一起遭遇财政危机并被迫开启赤字货币化之后(这几乎已经是必然),阿根廷比索就是其它所有纸币的示范,只不过是各国纸币彼此之间有些许差异而已。所以,不要笑话阿根廷比索在过去十年之内跌成了纸张,未来十年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人们都会经历一样的一幕!这就是泰塔尼克撞击冰山之后的结局,也是最近一年金银如此强势的根源,这个过程还只是开始。

这标志着由纸币糊出来的虚假繁荣时代结束了,未来是回归信仰和常识的时代,脚踏实地的“势”和技能才是立身之本。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863.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