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又现机遇期?一个必须的道歉

2020-11-04 8995人阅读,共48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这世界上哪两个国家之间最为苦大仇深?

仇恨最深的或莫过于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可以这么说,俄罗斯就是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尸骨从莫斯科大公国逐渐发展成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其崛起的起点就是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手中夺取乌克兰的第聂伯河下游地区(下图上,红点处是第聂伯河,流入黑海)和亚速(下图下,红点就是今天俄罗斯的亚速),夺取了这些地区之后俄罗斯就进一步控制了亚速海和黑海,有了出海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发展成世界上的大“地主”。

俄罗斯与奥斯曼土耳其之间持续打了240多年,直到奥斯曼帝国解体的前夜——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两家还在高加索地区进行了多场大战,结果依旧是奥斯曼帝国的军队惨败,俄罗斯将后者送入了博物馆。

以前就说过,2015年9月俄罗斯军队进入叙利亚,最如坐针毡的就是土耳其。2014年爆发了克里米亚事件,俄罗斯再次控制了这个半岛地区,普京一旦在克里米亚和叙利亚站稳脚跟,土耳其就处于俄罗斯的两面夹击之中,埃尔多安就会再次感到亡国的危机。根源在于俄罗斯认为自己才是东罗马帝国的继承人,君士坦丁堡(现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是东罗马帝国的都城,占领土耳其海峡、夺得东正教的圣地——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永远历代沙皇追求的目标。或许有一部分人不认可这一点,但要承认这就是事实!所以,从普京带领俄军进入叙利亚开始,埃尔多安就对普京进行了追打。

俄军进入叙利亚之后仅仅两个月,2015年11月24日上午9点24分一架从叙利亚起飞的俄罗斯空军苏-24M战斗轰炸机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被土耳其空军F-16战斗机击落,这是埃尔多安送给普京的见面礼。虽然此后普京采取了一系列手段(尤其是利用了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政变事件)让两国之间的局势有所缓和,但不可能解决俄土之间的根本矛盾。2019年,俄叙联军打响了伊德利卜战役,一旦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伊德利卜,境内就再也没有了大股的反政府武装,这自然是具有决定性的战役。但就在此时,土耳其直接出动大军与俄叙联军在伊德利卜对垒,让俄叙联军无法达成战略目标,也让普京的想法功亏一篑。

要说在叙利亚战场上普京与埃尔多安之间不分胜负的话,在利比亚战场上普京就是完败。在土耳其参战之前,俄罗斯、法国、埃及等国支持的利比亚国民军顺风顺水,一路打到了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埃尔多安率领土军参战,战况立即逆转,土耳其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军队从此就开始追打国民军,国民军一直逃到埃及边界,最终只能签订城下之盟。

现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战争,依旧是埃尔多安追打普京的续集。

如今,俄罗斯主持着一个叫做《集体安全条约》的地区性军事组织,这个组织与北约类似,即如果一家挨打就是所有成员国的事,大家都要出手为盟友助拳。该组织现在的成员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这其中的大哥自然是普京。亚美尼亚是该组织成员,俄罗斯在亚美尼亚有两处军事基地和五千驻军。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进攻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下图),就是普京的心腹大患。如今的俄罗斯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国土太大而人口不断萎缩、经济实力不断衰减之间的矛盾,加上2014年之后俄罗斯一直在进行战争,对俄罗斯国力的消耗极大,这是埃尔多安敢于持续追打普京的底气所在。一旦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陷入新一场战争中,帝国的财政可能会直接崩溃(注意现在的低油价也在打击俄罗斯财政,这是普京最脆弱的时候),崩溃的结果可参看苏联老大哥的解体过程。另外,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已经与俄罗斯分道扬镳,现在与北约和欧盟走的很近,而俄罗斯联邦内部最具有独立倾向的就是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北部的印古什、车臣和达吉斯坦共和国(见下图),一旦俄罗斯军队陷入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战场、财政走向枯竭,必然再次激发它们的独立倾向,普京将难以应付,这是俄罗斯的灾难。所以,俄罗斯的军事专家认为俄军直接在该地区参战是下下策。可《集体安全条约》要求普京派俄军参战,俄军不参战就只能撤出(总不能赖在亚美尼亚看戏),这就违背了《集体安全条约》的盟约,俄罗斯在前苏联范围内就会声誉扫地,再也没有了坚定的盟友,对自己潜在的敌人也就丧失了威慑力。

QQ截图20201104112129.jpg

其实,俄罗斯的困境已经开始显示出恶果。

中亚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的后花园(下图),该地区包括哈萨克斯、乌兹别克、土库曼、吉尔吉斯、塔吉克,哈萨克、吉尔吉斯和塔吉克还是《集体安全条约》的成员。

QQ截图20201104112139.jpg

但土耳其国防部长10月下旬访问了哈萨克和乌兹别克,在同哈萨克国防部长叶尔梅克巴耶夫会面时,土耳其国防部长将哈萨克斯坦称作为突厥人的起源之地,强调土耳其人与哈萨克人“拥有共同的历史,具备共同的价值观”。与土耳其防长打招呼时,叶尔梅克巴耶夫使用了“欢迎您从我们西边的祖国来到东边祖国”,在这之后,两国防长的会谈以闭门会议的形式进行。乌兹别克斯坦国防部长库尔巴诺夫也以几乎同样的方式对土耳其客人表示欢迎,乌土两国防长的会谈同样不对外界开放。

土耳其与哈萨克和乌兹别克签定了军事盟约,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可现在这三个国家直接将普京无视了,相当于在普京的头顶撒了一泡尿。这就是普京长时间在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战事中无所作为的后果。

现在进行的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争夺是历史上俄土战争的现代版,也是续集。在过去的12次俄土战争中俄罗斯占尽了优势。但以现在俄罗斯的人口和经济规模守护如此广阔的领土却十分吃力,虽然埃尔多安与普京之争中,表面看起来普京占据军事上的优势,实际上普京也是危机四伏,一旦财政危机爆发就会导致帝国脆断(参见苏联解体)。可任由高加索地区战事不断,必然会牵动车臣等地的独立势力,俄罗斯一样要面对解体的危机。

普京曾经说过,“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如果最终的结局是再次分裂,就成为莫大的讽刺。今天的普京会极为谨慎,因为只要一步走错就将给俄罗斯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高加索战争绝不是普京和埃尔多安两个人的事情。以前说过亚美尼亚在基督教国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再加上高加索是欧亚商贸活动的枢纽,让这个地区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这是法国跨党派的173位议员要求法国介入该地区战事的原因,这明显是与土耳其作对。好像是故意要给双方的紧张局势点火一样,就在这紧张的关头,一名法国历史教师因在课堂上展示了穆罕默德的漫画,在巴黎郊区遭到割喉杀害,紧随其后又发生了尼斯圣母大教堂持刀袭击事件,让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等支持法国)等西方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关系骤然紧张起来,埃尔多安直接称马克龙需要“精神健康检查”“你实际上是法西斯主义者,真正意义上的你是纳粹主义的一部分。”今天,反法浪潮已经席卷中东等所有穆斯林国家,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对峙的局势已经形成。

在此要注意的是俄罗斯的东正教与基督教原本就是一家,虽然苏联时期出现了西方与苏联之间的对抗,但与宗教无关,苏联与西方也一直保持着很紧密的联系。一旦土耳其带领的伊斯兰世界与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就有可能逐渐引发一场两者之间的世界大战。此时,西方世界就会无暇过多地东顾,外部世界(包括美英)对中国的压力下降,如果应对得当,就很可能给中国迎来新的机遇期。

但这个机遇期不是改开四十年那样的机遇,或可以形容为“喘口气”那样的机遇,源于美国和日本不会再将自己的战略重心转移出印太以外的地区。


注:有一些朋友问这样的问题,美国大选中谁当选对中国更有利?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举例来说,一个人今天丢了100块,就会形成不同的结果:


第一种人不断后悔、懊恼,无心工作,导致一周的时间都做不了事,这一周就又损失一千块。这件事(即丢了100块)就是坏事;

第二种人会认为,钱已经丢了,懊恼无意义,只能抓紧工作补回来,在一周的时间内多赚了赚100块多,还因为加紧工作让自己的技能得以提升,这件事就是好事。

第三种人认为,丢的钱可能给流浪汉捡到了,帮助了弱者,帮助弱者让自己开心、提升了境界、开阔了胸怀,也激发了自己的工作热情,一生会因此而收益,这件事就是大好事。

……

不同人对待同一件事情会有不同的态度,也就会形成不同的结果。任何事情本质上都是客观存在,这些“客观存在”和路上的石头一样,是中性的,之所以被分为好事或坏事,就在于面对它们的人心的差异,不同的人心就是不同的事。美国大选中无论特朗普(或拜登)当选,都是那块“石头”,对自己是有利还是不利,取决于自己。


道歉:

以前在此判断川普会赢得2020年大选,如果川普输了,需要道歉!

现在先行进行诚挚的道歉!

如果最终是川普输了,自然需要道歉。

如果最终川普赢了,也需要道歉。

过去几年曾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脱欧、英国大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果进行判断,即是荣幸也是陷阱(也是一块“石头”)。随着一个人正确的次数增长,内心的自我就会滋生、膨胀,这是人的劣根性使然,随后就会让自己出现错误,道歉的那一天早晚都会来到。

真正的敌人其实就是自己。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860.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