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

2020-07-31 15766人阅读,共65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以往,本人曾经对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英国脱欧公投结果、英国最近一次首相大选结果进行分析判断,还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对今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提前进行判断,好在都没丢脸。四年转眼就要过去了,今天再次谈论一下美国总统大选。

本人与部分人观察问题的视角并不一样,那就是每一个失败的人从根本上都是自己打败了自己,而不是被对方打败。比如,英国大选时,工党候选人科尔宾提出要将很多重要领域国有化(甚至包括了能源、电讯等领域),这种SHE HUI ZHU YI的做法明显与英国传统的大宪章精神和传统文化不符,当一个人与本国传统的宪法精髓和文化精髓作对时,还能获得多数人的支持吗?显然不可能,这相当于自己主动退选,也就是给对方投下了助选这庄严的一票!约翰逊当选英国首相就是顺理成章。当然,这不代表约翰逊的能力不行,相反,我却认为约翰逊是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最有能力的首相,面对约翰逊这样强大的对手科尔宾就更没有机会。

对于这一届美国总统大选,应该关注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在近些年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人们很关注候选人提出来的各种政策所带来的影响,但却在忽视一个问题,即参选人自身的能力,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现象哪?因为任何一国的总统参选人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之后脱颖而出的,这就决定每个参选人的个人能力都十分突出(或各有优势),所以,个人能力这个问题也就被媒体和多数人忽视了并逐渐形成了习惯。

但本次美国大选恰恰不同。

现在的民主党大佬众多,也都十分强势,谁都想在未来掌握属于自己的话语权,继续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但如果是一个个人能力十分强大的人参选并当选了总统,这些大佬的心愿还能实现吗?当然不能,这些大佬都只能靠边站,也就无法发挥“余热”了。最典型的例子是,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布什家族就无法再发挥影响力,结果布什只能转而去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所以就出现了这种现象,在民主党的初选中论综合竞争力(包含年龄)拜登或许是最差的,但在党内各派势力的勾兑之下却在与桑德斯、布隆伯格、沃伦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根源就在于民主党的一众大佬们只能共同勾兑出一个能力十分平庸、没有多少自我主张的人参选,只有如此,自己在未来才能发挥影响力。

任何人都可能出现口误,但拜登说“美国有1.2亿人死于新冠肺炎”却是不应该的,如果这是在国际场合,是否会遭到整个世界的嘲讽?1987年9月,时任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的拜登因为多项剽窃指控,不得不退出角逐1988年总统角逐,这是其一生的污点。任何一个有才能的人,都有自己独到的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会剽窃的。所有人都知道拜登的口才很差,而特朗普的口才很好,到电视辩论的阶段,估计拜登只有额头冒汗的份了。这都说明拜登是一个十分平庸的人。

这种个人能力的差别,在今年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大选的结果,因为任何一个美国选民,首先必须考虑的是参选人个体有没有能力(包括精力与体力)带领国家,如果不断到国际场合上出丑,出的就是所有美国选民的丑。

第二,今年除了疫情之外,“黑人的命也是命”骚乱是美国最值得关注的事件。

骚乱过程中和之后,加利福尼亚州提出一项法案,大致意思是因种族问题需要补偿每个黑人35万美元。加州是传统的民主党州,拜登也同意这样的做法,即自己当选之后将花费14万亿美元向每个黑人补偿35万美元,这基本已经断绝了他问鼎白宫的道路。

首先,14万亿美元必然来自于对其它种族的税收加征,这实际就是变相的“打土豪、分田地”,而“打土豪、分田地”是谁的做法?是SHE HUI ZHU YI的做法,美国传承的是英国文化,资本主义思想在美国人的头脑中是根深蒂固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它们会同意这种SHE HUI ZHU YI的做法吗?当然不会!这就像英国工党候选人科尔宾的做法一样,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拆自己的台。

世界各国都存在种族问题,解决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但加州和拜登的做法不适合美国(或许适合欧亚大陆的部分国家)。

其次,其它种族人们的财产,也是通过合法收入积攒起来的(“合法收入”是关键,意味着民主党的做法有违宪的嫌疑),凭什么就应该拿出去补偿给别人?等到真实投票的时候他们还会投票给拜登吗?拜登那时只能希望美国选民都具有舍身成仁的境界,都愿意将自己的合法收入捐献给别人。

第三,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近四年中,民主党人一直在调查弹劾特朗普,包括通俄门、通乌门等,但调查来调查去,最终都没有实锤,也无法搬倒特朗普。这些调查弹劾都是双刃剑,如果不能伤害对方,就会伤害到自己,失去的是民主党的信用。美国人会问,你们花纳税人的钱,是在为美国办事吗?这不已经是纯粹的党争了吗?纳税人掏钱,难道是让你们搞党争的吗?美国人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学校就教导孩子们要培养自己独立分析问题与判断问题的能力,对于民主党这些做法背后的目的,估计应该是十分清楚的,当投票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他们自己的选择。

特朗普与拜登的竞选就相当于甲乙两人竞选班长。无论甲提出多好的竞选方案,都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得胜,甚至获得班主任的支持都无法保证(公平选举制度下),因为乙永远都可以做的比甲更好!

只有一种情形下甲方注定会胜选,那就是双方参与的竞争最后实质上变成了“一个人参与的选举”,甲方就一定得胜了。很多朋友会说,你如松又胡说了,这是不可能的,没人退选就不会让甲乙参加的选举变成一个人的竞争。但如果甲能获得乙的助选,事实上不就是变成了一个人的选举吗?科尔宾提出了有悖英国传统文化的主张,就将多数选民推给了约翰逊,就是对约翰逊的助选。今年,民主党在骚乱中的作用有目共睹,这种破坏法律与秩序的做法对庞大的中产阶层的稳定生活是严重的威胁;用14万亿美元“打土豪、分田地”的做法有悖美国社会的主流文化与价值观,甚至违宪;民主党内部的现状决定只能会推出一个十分平庸的候选人,等等,都是对特朗普的助选。

特朗普在过去四年内政外交上的成绩都有限,性格上也有比较明显的缺陷和弊端,他的一些做法让美国社会陷入了分裂,将长时间削弱美国的竞争力,但他却获得了民主党和拜登的助选,只能说他走了狗屎运。

现在,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日趋强硬,本质是特朗普在修正自己过去四年中的错误。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地方的州县都有完全的自治权力(这就是英国大宪章的社区自治精神),联邦政府无权干涉地方事务,再加上有在野党的攻击,这就让整个社会十分松散,总统在内政上十分弱势,各州县和政党各行其是的时候就很容易导致社会的分裂。只有有一个强大的敌人出现(比如前苏联),才能让美国社会弥合分歧重新团结起来。

美国这样的社会,如果长期没有一个强大的敌人作为对手,自己就会玩死自己。英国就在遭受这样的困局,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独立诉求让英国头疼不已。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走向强硬,说明它们找到了合适的敌人,这是让美国重新走向团结的手段,不要被美国的强硬政策蒙蔽了眼睛。

虽然拜登在各种民调中都遥遥领先(领先幅度达到了8%至15%),在舆论上拜登几乎呈现压倒性的优势,但这些民调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大多是对某一类问题的看法(比如关于抗疫的民调,特朗普做确实不怎么好,但拜登又能做什么?他什么也没做,所以这种民调几乎毫无意义,只是掌握主流媒体的民主党的伎俩而已),同时,有些人愿意发声,更多的人未必愿意发声却只愿意用选票说话(沉默的永远是大多数),所以,现在的这些民调的参考意义很有限。电视辩论之后的民调才更有参考意义。

对于美国大选,我们都是围观者,是看客,唯一是希望就此提高我们观察和分析问题的能力。至于最终谁会当选美国总统,在11月3日由美国人自己决定!其它国家的人们只有看戏的份。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801.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打赏赞助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