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有炸弹,快拆!

2019-12-17 15351人阅读,共62个回复 委内瑞拉通胀印钞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今天的世界经济,明显已经进入到存量博弈阶段,对各个经济体而言,经济增长率的高低变得不再如过去那样重要。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没可能一直高速增长下去,因为随着经济体量的膨胀,经济增速出现回落是经济规律使然。

当前,关于经济增速滑落的讨论很热烈,在“保6”这个问题上,学界更是出现了不少分歧和争执。不过在笔者看来,只要经济增长的质量得到持续提高,工业化可以持续推进,即便经济增长率回落到年增长百分之二三也不成问题。

经济增速回落的过程中,最危险的情形不是一些数字的变化,而是工业化的不可持续,比方说因为工业发展水平迟迟不能升级,致使工业产业链发生大规模断裂。

也就是说,工业化的失败,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众所周知,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是一国工业化不断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而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废弃了远东等地无数铁路、车站等基础设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俄罗斯的工业化失败了,意味着苏联过去修建的基础设施丧失了使用价值。

工业化失败带来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俄罗斯的通行货币——卢布变成了纸张,通胀恶化,俄罗斯重新回到以卖原油等土特产为生,以农牧和开采业为主的社会。


委内瑞拉:成也工业,败也工业


工业化失败的最新范例,是委内瑞拉,在之前的文章里边我也有提及,这个国家现在大约有六成人口在挨饿。

要知道委内瑞拉人均可耕地面积接近1公顷,这个数据差不多是中国的十倍,而后者通过过去这些年的努力,已然基本实现粮食的自给自足,并且建立了自己的农产品安全保障体系。

另一方面,近年来南美也算是风调雨顺,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能将委内瑞拉饥荒的问题赖到老天爷身上,那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

玄机隐藏在过往公开的新闻报道中,中国建筑网2016年5月17讯:曾经被视为“情谊典范”的南美洲第一条高速铁路现在几乎被放弃。这条连接委内瑞拉蒂纳科和阿纳科的高铁原本可以成为国家标志,现在却沦为委内瑞拉经济崩溃的象征。

据美联社当年5月14日报道,在这条铁路的工地上,16个月前还有800名工人在繁忙施工,而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写有中文和西班牙文的红色拱形大门。报道称,也正是在16个月前,该项目的中方管理人员开始撤出(撤出的时间大约在2014年底,而2014年恰恰是委内瑞拉高通胀爆发的起点年份)。

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就是一国工业化不断推进的反映,而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的荒废,就是其工业化失败的标志!

下面是委内瑞拉最近十年的工业生产指数变化图以及汽车产量变化图,从图中不难发现,从2013年开始,委内瑞拉的工业生产指数开启连续出现负增长,2014年一季度,汽车产量出现暴跌。

QQ截图20191217125343.jpg

▲最近十年的工业生产指数变化

QQ截图20191217125402.jpg

▲委内瑞拉汽车产量变化图

而委内瑞拉当前出现的饥荒,正是缘于该国工业化的失败。

根源在于,在工业化过程中土地会被工业活动大量占用,土地的污染加剧让土地的生产能力下降,水资源也因工业活动被过度消耗,人力资源不断流入工业领域,再加上工农剪刀差、城乡差别等因素,就会削弱农业的基础地位。

然而,在工业化加速推进过程中,财政收入可以得到加速增长然后反哺农业,进而可以增加农产品进口,就能弥补工业化过程对农业带来的副作用。

但工业化失败之后,财政会出现收不抵支的情况,进而也就无法反哺农业;更要命的是,在财政亏空之后央行就需要印钞弥补财政,印钞无度就会推动资本外流。

当一国的外储流动性被耗尽之后,进口能力自然会随之下降,农业问题就开始爆发,饥荒也就开始了。更严峻的问题还在于,当工业化失败、饥荒开始之后,财政收入会加速收缩,这个问题怎么解?

唯有加速印钞,任由通胀加速,这个时候,无论工业、种植抑或养殖企业,统统都会快速萎缩。这背后的经济学原理并不复杂,企业上一批商品销售出去之后,在当时计算实现了一定的盈利,但等到下一个生产周期开始投放生产资料时,却发现上次的成本加上盈利之和,已经无法购进同样数量的生产资料。

这个时候企业怎么做?大概率只能选择增加负债了,而当债务不可持续时,企业就会集体破产,导致供给端剧烈收缩;供给端的剧烈收缩,则会让通胀向深度发展。正是基于此,从2013年开始,委内瑞拉饥荒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出现这种情况,一些政府很可能会通过管制商品价格、美化通胀数字为印钞服务(本质是为财政服务),最终将局势推到不可收拾的局面,遗憾的是,无论当初的苏联还是现在的委内瑞拉都是这么做的。

而同在南美的另一个国家——阿根廷,虽然近年也在遭遇高通胀,但因为未对物价实行大规模管制,才得以尚未沦落到委内瑞拉的境地。


世界工业寒冬期,如何破局?


大家都知道,去年以来,世界汽车产业遭遇了飓风,今年全球汽车销量约下降410万辆(下降幅度约5%),汽车公司裁员、关厂和破产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这意味着工业产业链收缩、断裂的过程开始了。

而随着工业化难以持续推进,基础设施的利用率就会不足,以基础设施为标志的工业化进程就会出现挫折。

尽管全球工业前景不容乐观,但也不等于每个国家的工业化都会倒退,“工业质量”的弱者、工业化无法实现升级的国家会首当其冲,其工业产品在国际上的份额会首先受到挤压,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的利用率就会随之下降,并且最终被荒废,进而爆发货币危机和高通胀。

或者说:当今的世界经济已经进入了存量博弈的阶段,谁家的工业产能被挤压得更严重,甚至被国际市场清除,谁家的基础设施就会荒废,工业化就更容易走向失败。

过去一两年,世界上不断出现一些国家货币加速贬值、通胀恶化的报道(典型如阿根廷、土耳其等),就是在这种世界工业发展遭遇寒冬背景下的必然结果。

在这个关键的关口,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笔者以为,首先要做的是完善内需市场,这就需要压制资产价格泡沫,坚持“房住不炒”的大原则,同时打破生产资料的垄断,让各种所有制经济体都有自由发挥的发展空间,唯有如此,才能在不断提升工业发展质量的基础上,推动工业化的不断深入。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改革经济管理体制,压缩财政支出,实现财政收支平衡。因为只有做到这样,我们才可以坚守住人民币的价值,防止通胀不断深入,顺利拆卸这颗“炸弹”。

笔者相信,我们有智慧做好这个“拆弹专家”。


赞助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597.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刀客大本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