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雕丝逆袭需避坑——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95前中专和国防生停招

2019-11-07 11787人阅读,共23个回复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dollarfans.com 

抱歉,本周财迷去外地开会,文章发晚了。

本周讲一个财迷之前一直想讲,但没时间讲的话题: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三个发展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Banerjee)、埃丝特·杜弗洛(EstherDuflo)、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QQ截图20191107142129.jpg

上图诺奖三人组中,前两者是夫妇——背后则是法国白左奋斗BEE女性小三上位攀上阿三高种姓家庭事业有成男,最后居然双双获得诺奖,登上人生巅峰的故事。有趣的是,神州论坛居然有大神很早就做了这个预测,果然高手在民间(注意下面这个帖子的时间是2014年):

QQ截图20191107142142.jpg

抛开狗血故事不提。我想列位看官或会问——这和我等小民有神马关系?我等小民又当如何把诺奖获得者的成就应用到日常生活之中以趋利避害?

财迷这就为大家做个解毒:


ONE.雕丝逆袭难在哪里?


我们都知道,诺贝尔奖是奖励一个人在某个领域的总体学术成就。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V.Banerjee)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Duflo)最主要的成就之一就是调查了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历经15年实证调查写成的《贫穷的本质》:

QQ截图20191107142157.jpg

窃以为此书现在搞“精准扶贫”的官员应该人手一本。因为此书堪称扶贫的经典著作。本书最卓越的成就(也是诺奖夫妇)在于发现了雕丝家庭难以逆袭的重要原因,具体有下列三方面:

第一,贫穷让人短视。

就全球穷人最多的50个国家来说,平均贫穷线是每人每天只有99美分可花。穷人不得不把大部分钱花费在食物上,这意味着穷人接收信息的渠道有限——报纸、电视和书籍都要花钱。而信息渠道变狭窄就可能导致穷人对某些信息一无所知。信息匮乏就会让人短视,比如:

1)花一点钱让孩子接种疫苗能让孩子免受很多流行病的侵袭。

2)购买健康保险能让人在患病时不至绝望。

3)让孩子接受足够的教育是让家庭翻身的机会。投入基础教育和预防性措施的花费,会带来更长远的收入。以上都是穷人往往只顾填饱肚子而忽略了这些重要的事。

第二,贫穷让人们不得不去挑战人性,培养高度自控力。

对穷人来说,少喝一杯茶或能存5美分,但这需要自控力。穷人需要与自己内心搏斗才能将牙缝里的5美分存入银行。而这对富人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不用少喝一杯茶就能存下不少钱。

同样,大学里的穷孩子,需要高度的自控力,才能逼自己去做哪些对自己有意义的投资——比如把一笔钱拿来买复习资料、报班,还是买新衣服/手机,或者交一个需要花钱的女友。

穷人需要不断对抗人性,失败概率太高。而富人却不用和人性对抗就能做正确的事——享受义务教育,强制购买社保,既有新手机/衣服/女友,又有钱买复习资料,报班。

第三,贫穷往往更不容易获得翻身的本钱。

银行不喜欢穷人。假如你想做笔小生意,只要100美元的本钱,想向银行贷款。可银行需要人手来调查贷款人背景及办理手续,花费的人力成本远远大过100美元的利息。

贷款100万美元比100美元要容易,但哪家银行会把100万美元借给穷光蛋呢?

穷人连存钱都比别人困难,如果你咬牙切齿一周存下了1美元,发现银行开户需要2美元的手续费,是不是感受到这个世界浓浓的恶意?

所以,a)雕丝在生活中多半短视;b)雕丝要发展不得不对抗人性;c)雕丝信用低下,很难获得翻身本钱。

一句话,对于雕丝来讲,人生艰难,不仅难在他们本钱少,更难在他们已然是温水中的青蛙,习惯了短视/不愿对抗人性等雕丝的生活方式。


TWO.雕丝短视的神州样本:95年前中专生


三个诺贝尔奖得主的研究成果主要是基于印度阿三和非洲黑叔叔社区实证调查形成。但各位不要以为在神州就木有这类事情。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悲催群体——95年前的中专生——的故事。

有些年纪的人都知道,神州1995年前的中专生,不少都是乡镇精英——其中不乏全镇/全县中学里名列前茅者。凭借他们当时的成绩水平,完全可以通过上高中进入重点大学,然后进入官场/国企,迎娶上司女儿,走上人生巅峰。

但这些人不少因为一念之差,读了中专,后来猛然发现自身发展遇到天花板,离巅峰就辣么一步之遥,却已悔之晚矣。

出现这种差距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乡镇精英所在家庭短视,而中专制度就专门为这些家庭而设计,请君入彀。

那个时候中专制度对农村家庭吸引力灰常大(当时我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在80%以上应该)。原因如下:

1)中专毕业国家包分配,就此成为公家人;

2)中专毕业从此就从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

3)中专师范生还额外有补贴。

点解那时候包分配、城市户口和补贴辣么重要?

先说包分配——80年代初,价格双轨制仍在实施,国有商业、食品、粮食等系统尚未瓦解。彼时中专毕业进入这些行业的单位,福利相当可以。有教师改行进入县物资局,待遇不仅仅工资比教师高出不少,还有其它七七八八的福利。那时人才紧缺,大学并没有显示出什么优越性。

再说户口——现在觉得一个户口似乎无所谓,当时户口还真值钱。因为在剪刀差之下,农村干农活的投资回报比太低,同样干活,工人获得的硬通货——粮票/肉票/布票——要比农民多得多。读了中专就可以拿到城市户口,有大量硬通货,如同现今公务员性质的铁饭碗。

修理地球太苦,为了脱离苦海,女生大都要凭着姿色往城里嫁,男生则想进办法要争取通过考试鲤鱼跳龙门。

再说补贴——80年代初,农民苦哈哈干一年,一年到头也最多填饱肚子,无法保证经常吃到肉。而中专师范生那时候有国家发的粮票,菜票,基本上能保证每周吃到肉(供销社以极低价格收购粮肉菜,再用来补贴城市户口持有者),而且还不用干农活。

QQ截图20191107142207.jpg

短缺时期,相较于人仔,上图这些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在村里那些精明算计的人看来,包分配、免学费、迁户口、风险低的中专,性价比相较于大专、大学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用多交高中三年的学费和衣食住宿费,同时能早点毕业挣钱养家)。所以往往会让孩子去读中专:

QQ截图20191107142218.jpg

另外,当时乡下初中生世面见得少,而重点高中录取名额也更少,老师为保险起见,大多鼓励学生填报中专,因为录取人数相对较多。有的学生未被允许报考中专,还放弃考高中而选择复读。复读既浪费了时间,又浪费了学校资源。更重要的是,这搞得中专反而比高中更火。随着复读生的增加,教委还规定复读生不得报考中专,只允许有学籍的应届毕业生报考。于是又出现了复读生顶学籍、换姓名、甚至改户口等问题,增加了学校组织中考报名的难度。

所以农村家庭初中成绩好九成以上去了中专。市里最好的高中,录取分数与中专基本差不多,但那就成为条件优越的家庭(大部分是城里优秀小孩)的专属.

这批人在读书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捡了便宜,进入社会后才发现后继乏力——财迷认识一个家里长辈,当时考了全县第二名读了中专,现在企业工作,待遇一般。他的同桌当时成绩不如他,读了大学,现在国家部位司局级官员。

另外,据财迷当初的班主任自述——他们班上前三名(包括他)全都去了当地的中师读书,而成绩排他们后面的有几位却读了高中又去考了大学——最后的结果是他们现在是教书匠,他们的同学要么是地方长官,要么是国企高管——其中风光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中专生都发展一般,上届发改委主任,现任渝督,都是中专出身。

但就普遍情况来讲,大部分社会顶尖精英,基本上都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渝督后来也搞了个研究生学历),不然就很难解释为何中专学历会成为大家关注的谈资:

最后几届中专生则更倒霉——93年启动教育改革,开始了初步扩招(当时我们学校招了好多委培班、非统考班),94年取消国家补助(好像是下半年开始不再发粮票补助,全部改为自己购买菜票打饭),95年毕业双向选择(包分配变成历史)。于是,这几届中专生读书木有补助,出来后也不包分配,等工作后又遇到天花板——长期利益顾不上,眼前利益也丢了,那就是冬瓜作枕头,霉上了顶。


THREE.国防生:新千年的鸡肋


进入两千年,与之类似的典型案例是国防生项目。

就财迷所知,国防生项目往往都设在一本院校。由于不交学费,且包分配,成为不少农村、小城镇或者大城市穷学生家庭——一句话,雕丝家庭——趋之若鹜的项目。但后来这些家庭和个人也有不少非常后悔。

在不少大学,国防生的培养与地方学生基本类似,只是每年暑假多了军训。且大部分国防生在填报志愿之初,并不清楚到了部队是做什么,有的甚至被告知就是从事专业技术,比如机械维护,建筑工,等等。

然而现实却是国防生的分配与军校生无异,大部分是分向了作战部队,少部分因为你懂的原因才能进入机关、院所等。

这里并不是说分到作战部队就不好,只是一来跟国防生的期望不同,二来所学专业又没有用武之地——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带丘八们训练、拔草、搞内勤。技术工种?不存在的。这让这批人难免有一身武艺无处施展的挫败感。

更有甚者,作战部队要搞军事训练,而丘八们军事动作只服那些军事技术过硬的干部,国防生往往连普通一兵的动作都做不好,无法服众。于是从地方直接考入军校出来的军官,很多时候就比不上部队士兵考入军校或士兵提干的人。前者常被老兵嘲弄,成了“眼高手低”的代名词,而后者却能和战士打成一片。

原因也简单:丘八们大都是初高中都难以毕业。当兵考军校的或者大头兵提干的就是其中的极品,自然有共同语言。如果让丘八们和米帝丘八一样要操作各种坦克/工程车/测量仪器,而不是只是拿着步枪猪突猛进,国防生那就比丘八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然鹅,现实却是国防生有技术用不上,军事训练和老丘八比就如同让游泳厉害的鸭子和狗来赛跑,自然就成了杯具。领导看在眼里,那就是记在心里。以后记功、提升,国防生就难免吃瘪。

如此一来,心理素质不够硬者产生了逆反心理,甚至出现极端的“逃兵”现象:一些国防生毕业后到了部队不适应,强烈要求毁约,最后除了要交一笔不菲的违约金之外,还需要按照义务兵退伍处理——这等于白白浪费几年时间。而和这些人成绩差不多的哪些同学,由于没有浪费这几年时间,大都事业略有小成,一线城市有车有房鸟。

这样折腾了几年,国防生制度渐渐被视为鸡肋,后来被取消:

QQ截图20191107142247.jpg

以上证据说明这个制度设计和中专制度一样,是有一定问题的:中专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十年胡天胡地人才青黄不接,赶紧培养一批速成的人才去工作。其副作用较强——速成的老师根基不牢固,影响教育水平。而国防生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培养一批技术干部充实到部队,其副作用是培养出的国防生和部队需求不能对接——地方只能培养技术骨干,而部队需要的是兵王。

所以,神州在某些阶段的人才系统就是:1)天下英雄入吾彀中;2)彀中不断内卷化,甚至养蛊培养蛊王。不适应者,只能被淘汰。

功利主义地讲:这一方面导致这些人才本身上升空间受限,另一方面,对于社会来讲,也似乎确凿是一种人才资源的浪费。

即使不谈社会资源的浪费,这两个制度设计对个人来讲,最有意思的就是故意利用城乡穷雕丝家庭的短视,引诱其中的优秀骚年进入一个只顾短期不顾长远的系统——结果是这批人都不同程度地发现当初的决策轻者导致自己蹉跎了几年,重者则导致自己限制了自己的长远人生规划和发展。说不后悔那就是假的。


FOUR.以本伤人及阶层固化


至于当今社会,那就更有意思:泛金融化大潮之下,人才培养渐渐也就开始了“以本伤人”模式——雕丝家庭和中产/土豪家庭的差距不在于两代人财富积累,而在于中产/土豪能动用资源“以本伤人”帮助孩子抓住更多机会,让雕丝家庭毫无招架之力。

这种情况是很多的,假设两个孩子资质相同,都不爱读书。雕丝家庭的父母可能就把这个孩子直接送进东莞/苏州的工厂打工。因为其父母看不见其中回报,于是干脆直接放弃。

而中产/土豪家庭则会通过烧钱来想方设法的发掘孩子别的潜能——比如音乐/体育/美术/投资等等。

各种特长都试试,几十次失败的尝试后,或许能挖掘出孩子擅长之事,那他以后成功的概率就高。

为啥说发掘特别的潜能是烧钱——举个栗子,孩子学音乐,小提琴/钢琴,光是琴本身就需要六位数或者七位数的钱。何况声乐一个老师,钢琴一个老师,视唱练耳一个老师,乐理一个老师,都要砸钱。以后想成角,那更是砸钱之外,还需要动用关系。这里面消耗的资源是以天量计算的,雕丝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QQ截图20191107142257.jpg

上图是雅马哈官网的钢琴价格,随便一台就要十来万

至于雕丝家庭孩子,即使原本有潜力成为银行家或音乐家,但由于在成长中没有多少机会去挖掘潜能,最后进厂,或者去学理发之类,成为杀马特/洗剪吹。

如此一来,中产/土豪孩子还是中产,雕丝孩子还是雕丝,也就是顺理成章。


FIVE.雕丝逆袭如何避免掉坑?


窃以为有如下对策:

第一:你可以出身的时候是个雕丝,但如果你在你自己可以改变的哪些部分活得像个雕丝,你就真的像个雕丝了。

如何避免活得像个雕丝?答案包括:

a)避免短视,避免为了某些固定利益签订卖身契。

b)培养孩子的自控能力对雕丝家庭及其重要——其前提是培养孩子的道德感。

c)越是雕丝,越要讲信用,树立个人品牌。

第二,过去的经验总结不能成为未来个人计划的指导,而是要摸索其中的道理。

之前说的中专生和国防生是一类栗子。90年代买城市户口又是另一类例子——记得后来有农转非,好多人花钱买。财迷认识一个老板,80年代末就花了15000人仔买了个城市户口,就是为了这个类似于“铁杆庄稼”的福利。当时一斤肉也就1元钱左右,15000放到现在要乘以30倍以上的——当然,后来雄鸡诺夫大搞市场化,通胀抵消财富,这个福利木有了。老板等于49年加入KMT,肠子悔青,那又是另一件事了。

不要以为这类事不会再发生——“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现在1)大家蜂拥在三四线城市或大城市远郊区买房,以及2)博士生科研民工的培(yang)养(gu),在财迷看来就是“似曾相识燕归来”。

第三,由于现代社会不少人都在搞以本伤人——花大价钱争夺稀缺资源——所以大部分人相对来讲都是穷人。正因为如此,各位要仔细思考你的资源投入是否符合自己的阶层地位——别人烧钱那是因为人家生活质量有保证,而一些底层/低端中产家庭也这样学着烧钱,估计就会影响自己的基本生活保障,得不偿失鸟——这里说句得罪人的话,很多学区房之类,以及花大价钱去一些学校,其实是不值得的。这个我在以往文章里已有提到,文章链接在此:《财迷‖Timeisticking:五月M2、公募频换人以及猪圈学区房》。

总结:要想解放生产力,让人尽其才,适当的机制是很重要的。可惜这个社会对雕丝家庭总是充满了恶意——雕丝家庭不但缺乏翻身本钱,更会“活得像个雕丝”(短视及缺自制力)。至于某些地方,一旦发现人才难以发挥其特长,又忌惮于这些人才在体制外形成力量,就会设计各种制度,让“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然后再搞“内卷化”,甚至搞“养蛊”。以上种种,再加上现在“泛金融化”大潮下时兴“以本伤人”,此种情况下,列位看官——尤其是哪些出身城乡底层家庭的看官——还需要仔细看清形势,好好打手里的牌,方能趋利避害,获得长远发展。

最后再拔高一下——21世纪的西方左翼大佬约翰·罗尔斯(JohnBordleyRawls,1921年2月21日-2002年11月24日,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哈佛大学教授)有感于社会不公,写了一本《正义论》:

QQ截图20191107142307.jpg

这本书堪称二十世纪后半期最重要的道德哲学著作,中译版序言是由现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大佬做的:

QQ截图20191107142316.jpg

此书核心之一,就是讲下面的正义两原则:

1、自由优先原则。其中a)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主张,享有一完备体系下的各项平等自由权。b)每个人所享有的自由与其他人在同体系下所享有的各项自由权兼容,即这个体系中的平等政治自由权,唯此项权利的公平价值必须确保。

2、平等原则:包括两个子原则。a)公平机会平等原则:各项职位及地位,必须在公平的机会平等下,对所有人开放。b)差异原则:使社会中处境最不利的成员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里面的意思,就是大家有平等的权利,平等的机会,以及弱者可以获得更多帮助。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克服之前的穷人三杀手——短视、对抗人性以及翻身本钱不足。也是为了避免“内卷化”、“养蛊”和“以本伤人”——这其实就是罗尔斯学术地位如此之高的原因。

惜乎斯人已逝,大音希声,而后并无更多黄钟大吕去引人深思,瓦釜却有雷鸣之势。就目前所见,仍有无数英雄特长不得施展,至使“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不亦悲乎?


言尽于此。


赞助

文章作者:九龙塘右眼财迷

文章地址:https://www.dollarfans.com/post/2563.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随时获得最新网址! 《刀客大本营》微信公众号